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你遥控器关了全文阅读

你遥控器关了

你遥控器关了

作者:反转b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7 01:37:56

下载:

【【创世仙侠2019创新征文大赏(第二期)】参赛作品】好不容易穿越到了修仙世界,没想到迎来的不是纵横天下,道侣小弟兼收,竟然是一路逃亡…
你遥控器关了全文阅读 【【创世仙侠2019创新征文大赏(第二期)】参赛作品】好不容易穿越到了修仙世界,没想到迎来的不是纵横天下,道侣小弟兼收,竟然是一路逃亡… 识火,升华。 金丹期修士进入元婴期修士,必须经历的一步,神识的力量凝结后,化作识火。杨泉百年前曾在中州见到过一次,是中州皇族周薇公主的升华,当时他心中就曾想过,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如此?现在他做到了。 一种全新的认知在产生,杨泉感受到了识火的产生,认识这个世界的感官也在升华,一种全新的力量掌控出现在了体内。 “咔嚓!” 一

你遥控器关了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三歲爱一念2020
山东
2024-02-26 14:54:39
事都坏在这个男人婆手里了真是瞎拍,那个年代喊妈妈😃唐紫烟真的太坏了,为了所谓的任务,就可以害得人家妻离子散给大家推荐一下刚才看的《老师来了!》吧~
LW,123
广东
2024-02-21 04:39:40
你遥控器关了你想伤害我的宝宝,我先杀了你这个老东西😂仙鹤这一段实属没有想到太美了,这特效我很满意古代的冬天竟然有青菜冲杨杏来的
匿名用户
广东
2024-02-15 16:55:40
乱小说伦目录瞧不上紫烟的后果就是被紫烟给干掉,看以后谁还敢看不上她给大家推荐一下刚才看的《平凡英雄》吧~会变场景啊很少给评价,这部电影确实不错,打斗很精彩,难得的佳作!
多可爱啊🐾
四川
2024-02-13 21:51:53
这血喷多了[捂脸笑],杀猪都没那么多我就想知道他什么要杀那个女的。他师父真的不是人,要打光明正大的打呀,小人拿人家丈夫来威胁
用户bd0670441fcc0
山西
2024-02-10 02:25:50
剧情怎么那么像特工绍特呢?开头小孩 古代剧 不应该叫娘嘛 为什么叫妈妈[捂脸笑][捂脸笑][捂脸笑]画面真好,设计的相当到位!
用户8e609dbe
广东
2024-02-07 00:24:05
古代就有叫妈妈吗?我都惊呆了说实话,有点看不懂。这电影没有男主角,因为男主角挂了她把夫妻两个杀了,人家两个孩子没了爹娘,成了孤儿,她老公没了,她孩子还有她这个娘,就是强行洗白。
小美叶遒美
福建
2024-02-03 13:02:09
你遥控器关了这形象怎么那么像刺杀小说家为撒没评论??不值得花时间女主不想要那个男的,故意拍戏借老头的手杀了他,再假装替老公报仇杀了老头!!!其实女主是男的,认定老头是她情敌,非要杀老头不可!!!
 Root No.three
内蒙古
2024-01-30 22:05:12
你遥控器关了封印蚩尤啊?不错,挺好的!这种刀尖上过的日子,家人也很难受居然好看~大冬天孩和孩她妈穿的有点少哇,冻感冒了,咳嗽,发烧,别最后得去方舱啊
CNY_RJ
北京
2024-01-25 18:42:28
皇太弟为啥不出手呢,帮着人家也有好处的祸不及家人影子是会说谎的以的 网剧中的顶尖了 给9分其实排的还可以[应援]
小小西啊哦
中国
2024-01-20 08:40:11
大宋原来这么乱剧情咋和特工绍特差不多呢喜欢你杨杏我也觉得分数应该更高一点真的死士这样的人会有人做吗,这样为别人卖命真不值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遥控器关了全文阅读:黄腾草的根系很特殊,主根处是一大块山药状的东西,然后从这上面再分出无数的细小的根系。
“看样子,所有的营养,都是聚集在了这里。”
杨泉在主根上扣下一小块,放在嘴里想要尝一下味道。
“啊呸!呸!呸!”
那一小块根茎放进嘴里,杨泉甚至还没开始嚼,就赶紧吐了出来。因为实在是太苦了,舌头接触到的一瞬间,几乎就被麻痹了,苦的他脸都皱在了一起。
“哈…嘛…的。”
“这什么玩意都…”
杨泉好半天之后,嘴巴才缓过劲来,这黄腾草的主根,看上去像是剥了皮的山药一样,但没想到居然这么苦,一下子给他舌头都麻痹了,好半天说话发音都不准了。
“这是这种植物的自我保护措施吗?”杨泉拿着这株黄腾草想到。
“肯定不能嫁接在叶片这些位置上,这些位置好像根本分不到什么营养,这个主根营养最好,试试看能不能嫁接上去。”
杨泉说干就干,在灵田里摘下一个灵米穗子,此时的灵米还未成熟,绿油油的。灵田有二十多亩,每三个月收割时候是有监察的,不过此时灵米距离成熟还远,所以杨泉用几株灵米做实验是没问题的。
因为只在课本上看到过嫁接技术,具体的操作什么的,他都不是很清楚,因为他又挖了二十几株黄腾草,开始了嫁接。
这些黄腾草和灵米的嫁接,他用的方法和嫁接位置,都不太一样,为的就是做一个初次试验。试验周期不算短,那么一次就要多试验几种可能,以免耽误时间。
时间过的很快,灵田里的灵米就快要成熟了,散发出一种柔和的光芒,当然这光芒很微弱,普通人根本看不到。
御灵宗的监察人员,也都来了,在灵米成熟的时候,这片灵田总算稍微有了点人气儿。不过杨泉对此并无欣喜,这些检察人员互相之间很是熟络,谈笑风生,但是对他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杂役弟子,都懒得正眼去看。
“嘿…这个杂役弟子,倒是会懒省事。”来此的监察人员,有五六个,都是外门弟子,为首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脸的不可一世。
“就是,弄这些水车,搞得跟俗世村庄那些凡人一样。”
“自作聪明罢了,省事儿倒是省事儿了,只是修仙进度也被耽误了。”
有人附和道:“嘿嘿,宗门不知道这些俗世的造物吗?为什么没有提供呢,还不是怕这些在宗门之外的杂役弟子偷懒?四体不勤的,如何修仙。”
“练气初期,身体强度是很重要的,身体强度不够,就算有再多的资源,那也是浪费,完全吸收不了!”

杨泉在不远处控制着简易的联动机械,听着这些嘲讽的话,心中微微动怒,但是却没有什么办法。
不是他反驳不了这些人的说法,而是反驳了也没用,修仙世界就是讲究实力的地方,这些人说不过他,就一定会恼羞成怒,然后动手。
虽然不甘心,但是这些外门弟子,即便年纪都比自己小,最差的也有练气二层了,为首的哪个甚至有练气三层的实力,看年岁进入内门,成为内门弟子是板上钉钉了。
要说什么强度,锻炼身体什么的,杨泉不知道吗?他当然知道,但是即便知道,也要分得清楚自己的处境才行,要是他跟这些外门弟子一样,有更多的修仙资源,那么即便多劳作一点也没什么,但是他分到的修仙资源,维持体内法力不消退就不错了,要是不顾一切的去锻炼,那么体内本来就一丁点的法力,彻底消散了也不是没可能!
距离灵米成熟的时日越来越近,杨泉心中也越来越烦躁,这些前来监察的外门弟子,每日就是监督他照顾灵田,可能是因为太闲了,总是想要拿他开涮,在他工作照顾灵田的时候,在一旁说三道四,嘲讽不断。
“知道为什么同样进入宗派,有些人被分到了灵田,像个凡人一样,每日耕种,而有些人,比如我们,却只需要在宗内认真修行吗?”
“因为懒啊,哈哈哈!”
“宗派早就看出来了,像这种人啊,他就只能做杂役,修仙资质不好,还这么的懒!”

杨泉心中怒火炽盛,但却都忍耐了下来,穿越前他已经在社会上工作两三年了,虽然算不上阅历丰富,但有些道理却是已经懂了。
不是杨泉在入山门时候不努力,而是杨家油尽灯枯,在送了杨泉三人进入御灵宗后,没有多余的东西打点关系了而已!分到这里种植灵田,不是因为他懒,只是因为没背景!
又过了几日,灵米完全成熟,负责验收的三代长老到来,几个外门弟子都围了上去。
“长老!您来了!”
“刘长老,您辛苦了!”
“长老,还麻烦您来一趟,其实我们在这就行了,保证那小子不敢偷藏一粒!”
刘长老似乎是心情不太好,随手摆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去去去!赶紧收割灵米。”对这些外门弟子的讨好视而不见。
见到这一幕,杨泉在心中直摇头,之前这群人在他面前何等的张狂?但是遇到比自己实力强大的人,却又像是苍蝇找到了排泄物一样,凑上去给人打脸。
“我会变成他们这样的人吗?”杨泉心里想到,在修仙世界,他日后也会如此吗?
“不…强者不足拜,弱者不可欺。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念,我可以坚持多久,或者说做到什么程度,只能说尽量吧…”
过刚易折,杨泉心中很明白,虽然不喜欢这几个外门弟子的作风姿态,但是在修仙世界,整体的环境就是如此,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当然也可以选择打破一切,但是,那不是杨泉这种裸穿的家伙,所能做到的,至少目前是做不到。
几个外门弟子,讨好长老不成,又见长老心情不好,不敢再做妖,老老实实的跟杨泉一样,开始收割灵米。虽然脾气秉性不好,但这些半大孩子,看人脸色的功夫还是不错的,知道长老心情极差,就不敢在去叨扰,或者再用言语刺李泉,惹出事端。
“这是怎么回事?!”
正当杨泉以为,可以安心工作一段时间的时候,一个极怒的声音想起,所有人都看向前来验收的刘长老。
杨泉看向那边,只见是一颗幼小的杂草,长出了地面,露出地面的长度,仅仅只有寸许,杨泉心中一动,知道有些不好,灵田内不许有其他植物生存。
他被一道凶恶的目光给盯上了,刘长老愤怒的看着杨泉,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过来!”
杨泉刚走近两步,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就将他掀飞了,他在空中几乎窒息,头昏脑涨失去了方向,随后重重的摔在一块岩石上面,瞬间就昏死了过去…
几个外门弟子见到这一幕,纷纷噤若寒蝉,一声不吭的继续收割灵田,知道许久之后,刘长老不耐烦的离开,几个外门弟子才偷偷的交流到:
“大家都看到了,这次收割灵米,都老老实实的,一句话都不要多说。”
“嗯,刘长老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心情竟然糟糕到了这个程度,我们千万不要惹到他,或者被抓到什么小错误。”
“肯定!不过难啊,刘长老明显是想找人出气而已,就那么一株刚刚长出来的杂草,就…”
几人看向那边生死不知的杨泉,眼中闪过一丝怯意和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