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得水痘的早期症状全文阅读

得水痘的早期症状

得水痘的早期症状

作者:旧家小院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7 00:38:13

下载:

这片大地之上,有底蕴深厚的世家大族,有古老神秘的禁区之地,有一击灭世的天刃帝兵,有荒古遗留的异族……生逢乱世之中,究竟何去何从……
得水痘的早期症状全文阅读 这片大地之上,有底蕴深厚的世家大族,有古老神秘的禁区之地,有一击灭世的天刃帝兵,有荒古遗留的异族……生逢乱世之中,究竟何去何从…… b最新网址:那小世界之内隐约有无数的建筑漂浮其中,黑色的雾气萦绕在建筑之间,还有扭曲的黑影在其中不停的游荡着,看起来极为的诡异。 在那通向小世界大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极为阴寒的气息从中喷涌而出,仿若来自于冥河的阴森寒气一般,只让人遍体生寒,魂魄仿佛都要被冻结一样。 史明望向那小世界的洞口,心中升起一抹不详的预感,仿佛在那其中有着能

得水痘的早期症状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用户@49c57b54
广州
2024-02-23 04:26:26
跑男就喜欢陈赫 搞笑 开心 其他的还行 但总是感觉其他成员针对陈赫除了郑恺和鹿晗 杨颖个人感觉太做作了 没有第一期好 都拿陈赫开刷子 王祖蓝从开始都是打酱油 不会表演 不会让人开心 真的忽视他 一点作为都没有 大爱陈赫
用户@49c57b54
广州
2024-02-17 02:17:28
得水痘的早期症状跑男就喜欢陈赫 搞笑 开心 其他的还行 但总是感觉其他成员针对陈赫除了郑恺和鹿晗 杨颖个人感觉太做作了 没有第一期好 都拿陈赫开刷子 王祖蓝从开始都是打酱油 不会表演 不会让人开心 真的忽视他 一点作为都没有 大爱陈赫
用户@49c57b54
广州
2024-02-12 04:27:04
乱小说伦目录跑男就喜欢陈赫 搞笑 开心 其他的还行 但总是感觉其他成员针对陈赫除了郑恺和鹿晗 杨颖个人感觉太做作了 没有第一期好 都拿陈赫开刷子 王祖蓝从开始都是打酱油 不会表演 不会让人开心 真的忽视他 一点作为都没有 大爱陈赫
用户@49c57b54
广州
2024-02-06 19:22:15
跑男就喜欢陈赫 搞笑 开心 其他的还行 但总是感觉其他成员针对陈赫除了郑恺和鹿晗 杨颖个人感觉太做作了 没有第一期好 都拿陈赫开刷子 王祖蓝从开始都是打酱油 不会表演 不会让人开心 真的忽视他 一点作为都没有 大爱陈赫
用户@49c57b54
广州
2024-02-04 11:52:53
跑男就喜欢陈赫 搞笑 开心 其他的还行 但总是感觉其他成员针对陈赫除了郑恺和鹿晗 杨颖个人感觉太做作了 没有第一期好 都拿陈赫开刷子 王祖蓝从开始都是打酱油 不会表演 不会让人开心 真的忽视他 一点作为都没有 大爱陈赫
blue猫
广州
2024-01-31 07:06:41
我爱范冰冰地下一趴水军,黑黑黑女神我爱你女神,我爱你鹿晗加油鹿晗最棒很喜欢AB我是baby郑恺哥加油我爱你第5季
用户112e51f8b
广州
2024-01-25 14:51:03
得水痘的早期症状好好看无语了标题党嗯嗯,真的很开心有跑男的陪伴😃😃[笑哈哈][笑哈哈]期待下一次更好的见面baby刚好。在家哈。
匿名用户
广州
2024-01-23 14:11:54
得水痘的早期症状鹿晗好换人好吧p k猪,ibaby怎么取消免密支付??最baby鹿晗艾特错了...还有猎豹速度的郑恺@郑恺鹿晗都艾特错[衰]
耶耶耶飞飞
广州
2024-01-17 08:15:00
@谭谭谭谭谭小欣好靠@2103175540 走心?…广…广告?钟汉良在哪个时间出现?最好的许嵩啊。听着他的歌,就觉得时间都静下来了。看着他从一步一步走向更大的舞台,做为嵩鼠,感觉真的是非常自豪且幸福。希望你越来越棒!再见到你,眼中有泪,嘴上有笑,眼里都是你。
想吐泡泡o
广州
2024-01-17 00:48:44
考古的三文鱼们,丸丸在3时26分钟汉浪唱了吗“我想说 建议你喜欢我” 陈立农的新歌终于来啦!现场表现真的好好喔!欢迎大噶来听弟弟新歌《幸福特写》🤩 新的一年 农糖祝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啾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得水痘的早期症状全文阅读:或许是开平这一年号续起了北梁的气运,时间匆匆流逝,转眼已到了开平的第十五个年头。
这片大地上的门阀士族兴的兴,亡的亡,而北梁就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始终吊着一口气。
或许是出于顾忌,又或是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没有一个门阀士族愿意冒谋反的罪名把手伸向北梁皇室。
那样的话,会使自己站在天下门阀士族的对立面上,必定会被群起而攻之。
这些年门阀士族打得愈发火热,而皇室似乎被大家遗忘一般。
北梁皇室也只能努力经营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梁州竟成了这天底下难得的安稳之地。
只不过在梁州境内,充斥着各种势力的眼线。可能是某个酒肆的老板,也可能是马路边的水果贩子,又或者是皇帝身边的大臣亲信。
罗青山山南,有一处离战线并不远的村子。
村子里居住着许多人家,因为村子离官道很近,常有前线的守军进行交接。也有不少游客修士,往往会在村子里歇脚。
所以村里酒肆旅店很多,村民大都以此为生。
转眼已到了冬季。
史明正在离村不远的山林里捡拾柴火。
虽然身体瘦小,好在现在只是初冬,山里的积雪并不是很厚。
史明每天还是能捡拾回不少柴火,除了满足家里用之外,剩下的还可以卖给酒肆的掌柜,给三叔换些清酒和熟食。
史明的三叔是村子里唯一的打铁匠。
这间铁铺是村里的一个哑巴老头所开。十年前史明三叔抱着他来到了村子里,说自己干了多年打铁匠,因为家乡遭遇变故,便来寻个吃饭的地方。
村里人刚开始对三叔和史明比较谨慎,但还是让这两人留了下来。
时间一长,他们和老头相处的还算不错,而且三叔的打铁技术非常娴熟,大家也就慢慢打消了疑惑。
没过两年哑巴老头去世,这铺子便由三叔接手。
三叔除了给村子里的人锻造日常器皿外,还会打造一些刀剑之类的兵器。
那些江湖游侠修士,也会常常光顾店铺,买两把趁手好刀。甚至山上的守军也会从这里购置刀剑。
史明在山林里除了捡拾柴火外,还能时不时的捡到一些煤块。
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但也可以让家里的炉子烧的旺一些。
罗青山资源丰富,村子不远处有几座煤矿,但都已废弃。
罗青山的冬天总是黑的很早,不知不觉,天色已近黄昏。
山林里光影交错,山林里的雪泛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史明看着西边的天,长长的哈了口气,带出一阵长长的雾气。
史明喜欢神秘的星空,在这个时候总会感到一种淡淡的忧伤。史明曾记得村里的先生说过这种感觉叫做惆怅,而且这两个字很复杂,自己记了很多遍才记住。
说来也巧,教史明的先生大约也是十年前来到这个村子的。
先生姓孔,身材高大。虽然先生从未说过年龄,但史明看着孔先生青白的头发,猜测应当五十左右。
孔先生带着一口冀州口音,史明听着觉得颇为有趣,久而久之,也就学会了冀州口音。
孔先生在村子里的一家酒肆当记账掌柜,酒肆老板非常信赖孔先生,平日里酒肆由孔先生打点日常。
史明总感觉孔先生高深莫测,因为孔先生常常坐在酒肆里屋捧着一本书,嘴里时不时念叨着一些晦涩难懂的话,有时候还会摇头晃脑,神态颇为怪异。
虽然孔先生年岁有些高,还是一副读书人的模样,但并不是书中所说的老弱书生。
史明见过几次在在店里闹事的客人,在小二好言相劝无用的情况下,孔先生都会默不作声的走进后厨,然后拎着一根擀面杖冲出来。
闹事的客人没有一个人能撑得住一擀面杖的。
史明想到先生讲过的先礼后兵,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但孔先生从来不会教人打打杀杀,而是在酒馆里开了一间书屋,教村里的年轻孩子读书识字。
不过村民并不认为读书有什么用,还是让孩子多帮家里干些活实在些。
但是村里的小孩很多都跑到孔先生的书屋,不为学习,只为偷闲。
三叔每次都会在傍晚喝酒,而且三叔每次喝醉后,脸色就会阴郁的可怕,看的史明心里发毛。
史明在每天傍晚,总会到孔先生这里来。
孔先生会拿出一碟花生米给孩子们吃,一般会讲一些历史的逸闻趣事,但大多时候都是些晦涩难懂的话语和史明半懂不懂的故事。
史明总觉得自己小时候并不叫明,三叔告诉他名字取自古唐诗“月是故乡明”之意,可故乡是哪里呢,三叔从来没有说过。
而孔先生在讲到这句诗时说是对兄弟的思念之情,史明为此和孔先生争辩了许久。
不过史明想到三叔排行老三,自己肯定还有两个叔叔,那自己的父亲在哪儿呢?三叔从来没有回答过他。
史明抖了抖身后的背篓,里面装了小半的煤块。
史明看着愈发暗淡的天色,准备下山,但远处的雪地上竟然有许多半露在雪地上的煤块,史明心中一喜,连忙过去捡拾起来。
不知不觉,史明已经走了很远。
史明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虽然还是身处山林之中,但和以往熟悉的环境还是有着些许差别。
这个地方,史明从来没有来过。
罗青山虽然很大,但村里人都不敢进的太深,一来山林太大,一不小心就会迷路,二来山林里的凶兽毒虫之类的实属太多。
史明下意识的挠了挠后脑勺,暗道不妙:这地方,以前从来没有来过。
但地上散落着很多煤块,史明抖了抖身后的背篓,比之前沉了许多。
史明暗自心想:我再多捡一些就能装满背篓,这地方虽然从未来过,但离村子也不算太远。孔先生说过所谓富贵险中求,三叔看见这么多煤块,应该不会责怪的。
史明坚定信心,向更深的地方走去。
不多久,史明在捡拾时突然感到右手手腕的护腕竟然发出轻轻的振动,史明感到颇为诧异。
摘下厚厚的兽皮手套,史明使劲挺了挺袖子,将右臂的护腕露出。
史明轻轻的摸了一下,手指尖感到阵阵冰凉,但胳膊没有丝毫的凉意。
史明感受着手指尖传来的微微的震动感,这绝对不是冷的原因所致。
这护腕是史明机缘巧合所得。
两月前史明在山中捡拾柴火时偶然捡到一块石头,这石块只有鸽子蛋大小,灰银质地。
史明以为是一锭银子,差点乐昏了头。但一拿竟然没有丝毫沉甸甸的感觉,拿在手中仿佛如无物一般。
但这石头敲起来嗡嗡作响,有着敲击金属的清脆声音。
史明拿给三叔,三叔也不知这石头是何物。
三叔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这石块扔入坩埚中,是不是一熔便知。
而石块竟然逐渐融化成类似于水银的形态,奇特的是颜色竟然丝毫未变,依旧是暗灰色的色泽,没有杂质析出,也没有因为炉子的高温而变色。
三叔前后熔化了好几次,确信此物是一种金属。
而且冷却后质地极为坚硬,三叔感慨此物太小,不然定要铸成一柄好剑。
最后三叔打造成了一个小小的护腕,给史明作为玩耍之物。
史明虽然诧异,但并未在意,甩了甩手腕,准备再捡拾几块就回家。
史明继续往前走了五六步,护腕竟然振动的愈发强烈起来。
史明一愣,感到微微诧异。
看着前面的山石杂草挡住了视线,史明脚步停顿,一定有什么东西引起了护腕的异样,但潜意识告诉他回家是正确的选择。
史明犹豫片刻,还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绕过了前面的碎石杂草。
前面的景象让史明微微一愣。
眼前,竟然是一片白茫茫的空地,空地不是很大,有半里左右,但空地上连一根杂草都没有,光秃秃的一片。
在这山林茂密的罗青山,显的怪异异常。
史明环顾了一圈,这空地的形状很规整,近似于圆形,表面非常平坦,在中心有一圈凸起,看起来像极了冬天的湖泊。
但史明却有种这是蚂蚁窝的错觉。
可天底下,哪有这样大的蚂蚁,不然村子里的人都早就被吃成精光了吧,史明暗自心想。直了直有些酸痛的腰,史明摘下了身后的背篓,轻轻的倚在树旁。
史明没几步便走到了空地边缘,俯身扒开空地上的积雪。下面并不是冰,而是褐色的土地。
史明反身找了根树枝,在前面左戳右戳,慢慢的向那凸起的地方走去。
史明片刻便走到了空地中心,看着眼前半米高的土堆,史明两步迈了上去。
站在土堆上,史明愈发觉得像是院子里的蚂蚁窝,凸起中间凹陷,只有周围一圈是高高的土堆。
不过凹陷处是实地,并没有洞口之类的地方。
史明拿树枝戳了半天,这才跳了进去。
这时的护腕已经震得史明胳膊有些发麻,史明不由想起以前敲村里的那口大锣时也是这种感觉。
史明用树枝扒拉坑里的雪层和泥土。不多时,史明便戳到了坚硬的物体,从土中挖出后护腕像是力竭般竟然停止了颤动。
史明用手拍掉了那坚硬石块上的泥土,形状和大小很像压扁的粽子,这石头的质感很像铸坊里的铁锭。
“谁往这地方藏铁块,还搞得神神秘秘的,真是无聊。”史明心里一阵嘀咕。
只是颜色不知为何有些看不清,史明下意识的举向天空,却看到了一轮高悬的月亮,史明心里一沉,暗道不妙,不由脱口而出:“卧槽。”
“回去肯定要挨骂了。”史明心想不过孔先生说过卧槽乃是粗鄙之语,还是少说的好。
史明又扒出了三个类似的铁块。抱起来赶忙跑向了放背篓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