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洗碗的一小段短文50字全文阅读

洗碗的一小段短文50字

洗碗的一小段短文50字

作者:斧头老大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5 23:39:23

下载:

技术流抗战谍战小说。谁是叛徒?那个隐藏很深的卧底又是谁?有情人能终成眷属吗?。』,深秋的黄昏,夕阳的余晖挡不住上海阴冷的寒风,斜斜的阳光仿佛要把最后一丝暖意带走。沪西的极司菲尔路上只有寥寥几个行人。路灯还没有亮起来,路上踟蹰的人影竟也有些朦胧。其实就算在
洗碗的一小段短文50字全文阅读 技术流抗战谍战小说。谁是叛徒?那个隐藏很深的卧底又是谁?有情人能终成眷属吗?。』,深秋的黄昏,夕阳的余晖挡不住上海阴冷的寒风,斜斜的阳光仿佛要把最后一丝暖意带走。沪西的极司菲尔路上只有寥寥几个行人。路灯还没有亮起来,路上踟蹰的人影竟也有些朦胧。其实就算在 』,“把她放下来,插竹签!”余爱珍看都没看吊在那里死人般的龚瞩一眼,只是冷冷地继续下着命令。“这下完了!”龚瞩的脑子里“噏”的一声——插竹签就是用薄薄的竹片从手指甲中插入。俗话说“十指连心”,指尖的神经末梢又最为丰富,这一根竹签插进去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疼得发疯的。审讯室里的打手都有各自的分工,有的负责揍人、有的

洗碗的一小段短文50字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熊猫鼠
北京
2024-02-24 15:27:26
这个还是蛮好看的,怎么播放量这么少真有许大茂看评论说这剧好看,来追剧了!特意来看周杰。一直欣赏他!周杰咋不拍了,有实力肯定有人爱看
用户6741b93a
河南
2024-02-20 11:11:53
洗碗的一小段短文50字周杰,被紫微毀掉了,改种地了为啥以前没有看过这部剧?为了周杰看的,最近也在追包青天。起码是十年前拍的 不容易啊有人看吗
超爱喝粥の王官天晴
江苏
2024-02-13 20:30:48
乱小说伦目录是部好剧,蛮好看的不喜欢听日语有人看👀么枪法太准了[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决定看一看评论的人好少呀怎么没有人看👀👀👀👀👀👀👀👀👀👀👀👀
用户8d436fd6
浙江
2024-02-12 09:11:50
周杰复出了吗?太好了还有最新的电影电视剧你是都是捡了卖身契粘不麻我家这里那个那个看到大像是啥样嘛12年的剧高清看着比现在美颜剧舒服多了
A 落花非雨
山东
2024-02-09 17:19:55
怎么没有人看啊!好的的学不到从头到屋有性像不要有周杰,必支持![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这个没人看好看不人好少
白玫瑰我来了
安徽
2024-02-09 05:36:19
新剧么?好看一双绣花鞋不是周杰拍的!他拍的是梅花档案好看吗杨康好看许大茂,你放映机呢?我就是看到演员周杰才进来看看的有他演的电视剧都很好看!
爱吃面条de褚师苇然
辽宁
2024-02-08 06:32:59
洗碗的一小段短文50字刨腹的刀已经准备就绪周杰太可惜了,被紫薇害惨了周杰复出了吗,被林心如害的不清这样检查有什么用,不能让人进去那个拿伞的是哪集
👉飘逸的云👈
广东
2024-02-05 00:07:29
洗碗的一小段短文50字不忘历史好看的剧[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多好看的刚出场就领盒饭了这是新剧吗?什么时候的电视剧?
期待中的菲菲🌈
山东
2024-01-29 10:22:16
头怎么运出去的看样子要挂了周杰是不是付出了周杰复出了吗这个片子好看掐死便可还让他推进去[捂脸笑]害人终有报!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用户6ef3ae6402500
山东
2024-01-28 22:18:06
很少人看姜科长[捂脸笑][捂脸笑]又是玉萍2012最讨厌那些看电视说话的人,咋就不能安静点看这是周杰以前的影视。被坏女人给毁了。希望周杰快些回规影视看到你的作品[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洗碗的一小段短文50字全文阅读:
』,
“走的时候我会把我房间的钥匙放在那个信箱里。”石心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但他马上收摄心神,把目光投向街上。“第一西比利亚门口那个家伙,你认识吗?”
石心的联系人眼光流动,“没见过。”
“你从绿屋夫人出来的时候他已经露头啦,你拢头发的时候他又缩回去了。你走到凯司令门口的时候他又探出头来,所以……”
“所以,他是一根尾巴?”
“对,不过我相信他不是七十六号的人。”
她的一双妙目又在他的脸上巡逡:“为什么?”
“首先,他盯梢不专业。”石心说。一边啃了口栗子蛋糕。她在旁边看了他的吃相不禁痛心疾首,这样的美味他居然一口啃掉半个!胸前还撒了一大片蛋糕屑。
“不过七十六号经常让帮会的人做些盯梢的活,”她帮他撸去胸口的蛋糕屑,手指却感觉到他身体的颤动。“你一看他的打扮就应该知道他是帮会里的人。”
石心的心不是石头做的,骨头起码酥了一半,但即使这样他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你认为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七十六号还会有心思派人出来盯你的梢?”他一口吞了剩下的半个栗子蛋糕,“你看,他身上穿了套西装,但料子却很蹩脚,而且领子已经脏得发亮、领带也没打!你再看看他的脚上穿的是一双布鞋!你仔细看,他左脚的袜子是黑色的,右脚的却是咖啡色的。”他很得意地抹了一下嘴:“七十六号的人不会衣冠不整出来盯梢的,所以,你没有被七十六号盯上。”
“所以他们让帮会的人来盯我。”她的口气明显是在狡辩。
石心的口气则像是老师在教育顽皮的学生:“你注意到他的手没有?他的手一直在发抖。”他开始吃鸡丝面,“这不代表他紧张——他的大烟瘾又上来了!这么冷的天,他为什么只穿这么少?不是他身体好,而是他已经穷得把衣服都当了。”
他们的声音很低,楼上也没有什么别的顾客,自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所以……”他把声音拉得长长的,“你的衣服穿得太好了,招贼了!人家就等你下去,抢了你的包就走。”石心笑了,露出孩子般纯真的笑容。
“一个小毛贼。”她也笑了。
然后,她低下头,叹了口气,“我不能来送你,”她看到他失望的脸,“这是纪律,你知道的。”石心刮过的胡子茬青青的,明亮的镜片后面是他清澈的眼睛,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可她知道,他已经三十二了。他的方脸、浓眉毛、挺鼻子和总是挂在嘴角的笑容使他对女孩子充满了吸引力。她承认,石心是个可爱的男人,偏又稳重、老成,甚至有点害羞,还有他迷人的笑容,虽然他谈不上英俊,却有着令人无法抵挡的魄力。
几年前,她第一次和他接头的时候就已经对他留下深刻印象了,这个万人迷式的男人却老是留着胡子,把自己打扮得很蠟遢,像个小市民,据他自己说是不想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是干特工的生存法则。
石心也暗自叹了口气。他认识她已经很久了,她一直是他的联络人,单线的。她是那么美丽,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魅力。可她是结过婚的,她已经有意告诉他过了。她很自豪地告诉他,她的“他”是八路军的一名团长。
多少个夜晚石心会在梦里牵着她的手,然后再暗自叹息。像他这样在阴影里工作的人,很少有机会接触女性,更何况是这类风情万种的熟女。但他只能克制,而她也有意与他保持着距离,这女人心里跟明镜似的。
“你先走吧!那个小混混我来处理。”石心拿起纸巾擦嘴。
她最后看了他一眼,决然站起身,头也不回地下楼去了。石心没有心情去体会什么分离,因为活还没有干完。
马路对面的人影立刻从第一西比利亚皮草行的立柱后面闪身出来,奔过马路。
她假装没注意到那个小混混,出门后低着头走。那个小混混一直跟在她身后。然而突然间他好像撞上了一堵墙,似乎脚下不稳要摔倒——石心绊了他一下,然后“好心”扶住他:“哎哟,小朋友,要小心呢!来,我扶你一把。”说着,他架起那个小混混,往西面去了。那个小混混,全身都被罩在一股无形的压力下,连口都开不了,就像一个真的失去行动能力的病人,被石心拖进一条小巷。
石心看看四下没人,搜了他的身,这个家伙真够穷的,身上只有两枚一角的铜圆和几张沪西昌记当铺的当票。再翻开他的手。果然,这人的右手拇指、食指、中指上一片焦黄——这是抽大烟的人天天拿着烟枪留下的痕迹。但这人手腕上的一个刺青让他皱起了眉头,这个人的手腕上刺了一条二寸来长的蜈蚣,在暗淡的灯光下显得狰狞恐怖。
“蜈蚣帮?”他的怀疑随即得到了印证,这人的腰上还别了一把乌黑的蜈蚣刺,有点像峨嵋刺,但更短,一头还分叉,就像蜈蚣的两个钳子。乌黑的色泽和淡淡的腥味说明蜈蚣刺上喂过剧毒。
石心开始为他的联络人担心了。蜈蚣帮本来只是上海滩一个不入流的小帮派,平日里做些打家劫舍的勾当。可是自打前年蜈蚣帮的帮主黄老大傍上了鬼子“梅机关”的头头——晴气庆胤后,蜈蚣帮就成为梅机关直属的外围组织了。专门干那些在租界里跟踪、暗杀、绑架进步人士、地下党员的脏活,都是“梅机关”不能自己出手干的活。毕竟太平洋战争还没爆发,日本和英美帝国主义还没有拉下最后一层面皮,不能深入到租界里去活动。蜈蚣帮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白。而且黄老大属于那种有勇无谋的人,控制起来方便,不像七十六号的那伙人阴险狡诈总有一天会尾大不掉的。
他的联络人怎么会被蜈蚣帮盯上的呢?石心决定弄个明白。
“你是蜈蚣帮的?”
那人被石心擒住动弹不得,知道碰上了硬茬,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是的。”
“走吧!去见你们黄老大。”他依然扶着那个小混混,那个小混混只觉得一把钢钩拿住了自己的手腕,全身被一股大力笼罩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乖乖地带着石心前往他们的总堂。
……
晴气庆胤将军的官邸在虹口施高塔路上,那是一幢三层带花园和围墙的小楼和周围的其他小洋楼没什么区别。门口没有任何特别的标志,也没有陆战队的士兵警卫。他就这样混迹于这条住满了中国文人的幽静马路上,每天步行到四川北路上的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办公,闲来在官邸里饮茶或弹古琴。除了上海派遣军里级别很高的两三个人外,没有人知道他住在这里,他也绝对禁止派遣军的什么人到他的官邸。像他们这种从事秘密工作的人,“低调就是最好的自我保护。”
他是日本军界里的中国通,但生活中依然保持着传统日本人的风格,没有被汉化。除了屋内摆设的不同,他的官邸和周围的民居没什么不同。他喜欢坐在底楼厅堂的榻榻米上欣赏院子里的梧桐在风中摇曳,也喜欢在自己的官邸里会见一些重要的客人。今天的这个客人就很重要,而且不能在上海派遣军司令部他的办公室里见,那里人太杂。
今晚的酱汤有点咸,让人口干舌燥,估计是厨师坂桓征四郎又多放了味之素。于是晴气将军沏了壶酽茶,虽然茶很浓会让他睡不着,但实际上他正要靠这壶茶来提精神,因为晚上是他的工作时间,他处理隐秘世界事务的工作时间。
他对今晚的会见也很期待,所以让传令兵山木五十六——当然是穿便装的,每隔五分钟就到门口去张望一次。七点钟,晴气听到山木沉重的脚步声。然后便看见纸糊的移门上映出她的影子——他手下的女特工、他的学生、他培养了多年并准备继续委以重任的滨崎步子少尉。她修长的身影已经很动人了,他的脑海里闪过她结实的双腿、嫩滑的肌肤、柔软的双峰……他的耳旁仿佛又传来她撩人的呻吟。他发现自己****了——带着一点得意,像他这把年纪还这么强壮的日本人可是不多见的。
老婆孩子不在身边,身为将军的他骨子里仍然只是个男人,更何况青春美貌的滨崎步子又是这样一个尤物,比起他的糟糠之妻来不知要好上多少倍。想当年,晴气不过是陆军士官学校炮术科刚毕业的小小少尉,被分配到炮兵第三联队里当一个小小的见习官,如果不是因为妻子娘家人——山形县军阀木村家的照顾,他是不会平步青云,四十出头就已经获得了少将军衔,并主管“梅机关”的特务活动了。
所以,他只能把老婆留在“安全”的日本,自己才能在上海“安全”的享受艳福。
步子是晴气将军的学生兼部下,更是他的专用慰安妇——他心里一直是这么叫她的。她柔弱、文静、有教养,这一切却更能勾起他的****。自从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对她充满了欲望,他渴望在她的身上发泄。但有时这个女子又让他害怕,是的,她偶尔露出的坚忍决绝甚至超过他这个大男人。
山木恭恭敬敬地为步子拉开房门,等步子进屋后又带好门,飞快地走开了。将军和少尉的秘密他早就知道了,可是,他并不想让将军知道他知道他们的秘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躲得远远的。
在这种时候,将军是不会要他帮忙的。
滨崎的白纱长裙外面套了件白色大衣,乌黑的长发裹在纯白的围巾里,看起来像一个大家闺秀。脚上的小蛮靴擦得锃亮——她居然穿着靴子进他的房间,在日本这可是很失礼的行为,但他不在乎,他的宠爱给了她这种特权。
她脱下外套,挂在衣帽架上,转身间已自说自话地坐在他的对面。他可以闻到她身上那若有若无的芬芳,但他目光定格在她丰满的胸脯上,隐约可见那条迷人的深沟。他克制住体内的躁动:“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她面无表情地回答。
“那好,明天准时出动,一定要完成你的任务。”晴气是那种说话简单明了的人,更何况这次行动他已经酝酿了很久,滨崎也已经准备了很久。虽然,这将是一次近乎自杀的行动,执行者一旦行迹败露就很有可能有去无回,但他坚信他的“小鸟”一定能做到的,他已经从她的目光里读到了信心。
“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再不是帝国的陆军少尉滨崎了,忘记你原来的身份,记住自己新的名字。”晴气特地加强了语气,在他的记忆里,滨崎成功执行化名、化妆的秘密任务已经有无数次了,他相信她的能力,但又忍不住要叮咛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