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最全文阅读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最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最

作者:左道静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7 00:54:02

下载:

凉州城郊的乱葬岗,里面杂陈着新旧好坏各种人尸,十几条肥硕的野狗常年盘踞在这阴森可怖之地,将裹在破席子里的尸体拖出来果腹,一个个吃的油光水滑,不似正常的野狗。最吸引野狗的是那种放了七八天,开始流出尸油发出臭味的尸体。两个穿着短打的汉子推着一辆木车朝着乱葬岗走来,一人拉车,一人在前打着火把。越接近气味就越是难闻。两人不等走拢,就把车上的尸体抬了下来。拉车的那人念叨:“冤有头债有主,四小姐你一路走好。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下辈子投个好人家。不求荣华富贵,但求一世平安。”另一人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却不置可否,只是催促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最全文阅读 凉州城郊的乱葬岗,里面杂陈着新旧好坏各种人尸,十几条肥硕的野狗常年盘踞在这阴森可怖之地,将裹在破席子里的尸体拖出来果腹,一个个吃的油光水滑,不似正常的野狗。最吸引野狗的是那种放了七八天,开始流出尸油发出臭味的尸体。两个穿着短打的汉子推着一辆木车朝着乱葬岗走来,一人拉车,一人在前打着火把。越接近气味就越是难闻。两人不等走拢,就把车上的尸体抬了下来。拉车的那人念叨:“冤有头债有主,四小姐你一路走好。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下辈子投个好人家。不求荣华富贵,但求一世平安。”另一人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却不置可否,只是催促 br“拉拉啊~”玄汐媚笑:“是很难搞定的、并决定你命运的重要的女巫之神的使者哦~” 玄汐说着,一边掩嘴轻笑一边隐入角落。 “什、什么……等一下,把话说清楚!不准走!”男婴吃力的迈开步子想追上那个渐渐模糊的身影:“本殿下命令你,不准走——啊!” 可怜连满月还未到的小婴儿一步不稳,被躺在一边的母亲的尸体绊倒,狠狠的载到地上,昏厥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最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用户36d7f88402bfe
浙江
2024-02-24 10:47:08
都没有第三季了我来了。兄弟们笑死了 这直接就是第二季了第3季呢?作者更新太慢了,漫画都第七部了第三季在哪里刚刚看这个动漫的时候感觉很可以,但是看了小说我对萧浪太失望了,去了宁外一个地方就忘记所有人。
回忆蝴蝶花
兰州
2024-02-18 08:22:41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最第三部还没更新好。什么时候更新第三季播出时间为啥声音都变了?听的不听的怪怪的。我是预告君:第十集萧浪将被公主背叛。第九集……只能预告这里了,[哈欠][哈欠]。总之第六、七、八、九、十集都很精采,特别是第九、十集,萧浪因姑姑受伤,生气秒变白长发、黑红色的眼睛的帅哥[色][色](对我而言)[坏笑][坏笑]。连续跳过了三级,和喜欢萧青衣的男人力压群雄[应援][应援]。下次再说了,拜拜👋👋。
save无感
兰州
2024-02-15 13:41:19
乱小说伦目录萧浪:好,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现在就拜把子吧就没有人发现他声音变了吗?有点怪怪的,但是又不知道哪里怪怪的,反正说不出来的那种
韩琴芝
兰州
2024-02-12 15:37:09
为什么没有第一季第三部开始了没?谁是女主呀第五集吗?配音改了啊,感觉不舒服了。第一季哪去了?为什么不更新了?管道了吧?呵呵呵呵
从头重新开始
浙江
2024-02-10 06:30:29
怎么还没有更新第三季    人   (__) \(__)/ 米田共! ( ・∀・ ) 这个节奏又不拖泥带水怎么评分这么低
用户7274d8e402940
兰州
2024-02-06 18:52:31
一半是血滴子来了来了为什么没有第一季现在这样看不懂第一集在哪里看?用肉体补偿蓝光就是好。第一季的男主那去了?[捂脸笑]
死神KEO
兰州
2024-02-05 16:05:28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最我不是犯错我是在睡所以这个公主是好是坏完美好看[大拇指]什么鬼没有人秀儿第三季为了第二季,我等了三千多年出去第8
Cgetier.❄️
兰州
2024-01-30 18:25:40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最😵😵😵😵😵第6贮.。你挺会@[666]..n. n[大拇指]!,把。1无语了,封面又是红豆[微笑][微笑]
添加班
湖南
2024-01-26 08:44:32
&真的服,我就期待个这玩意,搞得像听书一样[发怒]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动漫呢[大哭][大哭][大哭][大哭][大哭]
星灵💖
天津
2024-01-19 12:43:23
这不就是读书慢吗?我以为我在听小说……你们就不能找个配音吗性取向正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作者,要是两个男的被困荒岛,你品,你细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相之王天蚕土豆最全文阅读: 天明时分,小狸依旧潜伏(蹲)在秦王府外,蛟龙之气于妖是大补之物,如同日月精华,她舍不得走。
当然,她不是想吃了这条真龙天子的小崽子,只是想离他近点儿,吸吸龙气。
这世上的妖怪只有两种,一种善一种恶,善的最后成仙,恶的最后自然成魔。
妖怪开启灵智后,是善还是恶自看各自机缘,只要还未最后仙魔分道,一切皆有可能。善妖怪不杀生不做恶,自行拜师或靠自己以日月精华山川灵气修炼,等到度过自身天劫,便能飞升。
也可能死在天劫之中。
只是世间又有太多的诱惑,很多本性并不恶劣的妖怪因为急功近利,也会变成恶妖,靠吃人或同类增强功力,杀孽太重的妖怪本心会受浊气迷惑,堕入魔道。
妖怪和人不同,它们经历了千百年才成为妖怪,想要修成正果不知还要再等多久,也可能是几千年,也可能是几万年。
漫长的活下去是最痛苦的折磨,和尚晨钟暮鼓茹素至多也就百年,要让一只妖怪像一个和尚过一百年,那是何其的痛苦。在这种痛苦中变态也是情理之中的。
所以一些魔界魔使出来收小弟总是这么蛊惑:仙界为了控制人口增长,名额是有限制的,你家有亲戚在天宫当公务员吗?没有,那你还等什么。只要你愿意,全家来都可以,魔界居民办理户口后送房屋一套,保底年薪一个活人。
小狸也曾经遇到过,那时候她还是只两百岁的小孩子,听得懂魔使说话却不能回答,只是张着迷茫的大眼睛看着魔使,用眼神表达自己很想很想去。
房子是不是冬暖夏凉的山洞,可以在山洞外刻上狸猫大仙洞府吗?能不能把活人换成鱼呢?一个活人可以换成多少鱼呢?
总不能一个人换一条鱼吧?
魔使望着对自己喵喵喵不停的小妖怪,突然遁地走了。
这个魔使是在魔界长大的魔二代,第一次到人间发展魔员。
不料一个不小心马失前蹄,迷路了。
人间不比魔界,除妖师肆虐,出魔界前老师谆谆教导,绝对不能漫天乱飞,就算好运没被除妖师遇见,也会被人皇的军队乱箭射死。
在林间游荡了许久,只遇到了小狸一只妖怪,准备随便发展一个赶回去交差,也不论它是否骨骼惊奇天资不俗,可……
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个连话都还不会说的小妖。
这能算是妖吗?
恰逢此时,他身上的避仙铃动了起来,一阵乱颤。
心道不好,他已经暴露,有仙道在接近,看都不看狸猫一眼,话都不会说也不会泄密,立即遁地逃走。
在地里又想,第一次办差算是砸了。
原来魔使上到人间界,一遁地,就会直接遁回魔界。
空手而回,脸丢大发了。
小狸还在秦王府外等候,等了大半天,终是见大门开了。
从里面出来一辆黛色四人抬大轿子,红漆的抬木崭新,四条金色流苏垂挂在四角,摇摇晃晃好看极了。
旁边跟着一干一桌光鲜的丫鬟,一二十人,各个手中提着篮子食盒之类的。
为首的二人空这手,只是拿着宫制团扇,想来轿子里的人该是个女的。
小狸赶紧从石狮子后面钻出来,拦下轿子跪道:“求夫人给奴婢做主。”旁边的两丫鬟考见这么一个臭乞丐就这么扑到轿子面前来,不定吓坏了主子,让侍卫将她拿下。
轿子里的人将这外面的事听得分明,说:“住手,丁香,来的是什么人?”声音绵软,娇脆欲滴。
这轿子里的人是皇帝在此届秀女里选中,赐给秦王的妾,名唤许朝云。
御赐的四位秀女中最为得宠,因为秦王尚未娶妻,遂让她管理后宅一应庶务,不过王府配着长史,也没多少事她是能插得上手的,图的就是个体面。
小狸听声音是个女子,此女称呼她做夫人,想是后宅的人,也该是她可以管的事。
许朝云还是初次遇见这种事,心想正是她的机会,在下人们面前立起来可不是一两句话的事儿。
正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
她也是正经官宦家的嫡女,虽是给皇子亲王做妾,比起家里姐妹们来却是差了一分,此时王爷宠她还好,指不定哪天儿失宠了。
此时有个管家的名头,可得好好利用起来。只要把后宅攥在手心里,就算将来的王妃,也不得不对她客气些。
丁香摆了摆手,侍卫们才把小狸放开,退回两边。
轿内美人听丁香说罢,才问小狸:“你是什么人,有何事?”
小狸连忙将自己被石榴拐骗入府,今早又被扫地出门的事情陈述,然后磕了三个头:“求夫人做主。”
许朝云玉指青葱交叠膝上,扬声道:“回府。”
今日她本事要去白云观烧香求子的,可眼下是去不成了,反正这王府现在是她独大,什么时候想出去只消和王爷说一声,没个不准的。
小狸也被许朝云派来的海棠带着进了王府后宅,她们跟在一行人的最后,海棠走最前边儿,小狸夹中间,后面还有四个粗丫头严肃的盯着她。
在山间长大的小狸被她们盯得手脚都不知道要放哪里,畏畏缩缩的。
进了垂花门后,便是王府的后宅。
秦王府东西阔一百五十丈,南北长一百九十七丈,皇室修筑房屋都会契合阴阳术数,所以后宅占尽半数。
后院雕梁画栋曲折盘桓,一眼看不到边,假山奇石、奇珍异木错落期间,更养着仙鹤、梅花鹿等寓意美好的飞禽走兽。
小狸这个乡下妖哪里见过这人工雕凿的美景,一路而来皆处在目瞪口呆的情境。
海棠在前迈着莲花步拿着帕子捂嘴偷笑:土包子。
许朝云一入后宅便先行去更衣,换了一身曳地飞鸟描花长裙才迤逦从她的寝居过来。
这时候,包括小狸和石榴这两个当事人,目击者吴大家的,厨房管事婆子钱氏。以及后院一干有关系没关系的闲杂人等,都聚集在了花厅。
包括圣主赐给秦王的其他三位秀女,如今王府的孺人。
金蝶玉与王思宁早就结成一线,相互扶持,这会子一同坐在右边梨花木椅上,谈说这刚送来的茶叶好否,好似对今日的事不甚上心,只是前来凑个数。
余下曾媛一人局促不安的在左边第二位上,见许朝云一进来,立即起身行礼。
按说她们都是同批进府的秀女,并未先后尊卑,只是曾媛在四人中姿色最末,不得秦王喜欢,也不跟同期的秀女好,久而久之,便被孤立了。
金蝶玉背后和王思宁打趣说:整日更死了爹妈似的,别说王爷了,就那位,也不是看不顺眼吗?
许朝云长相妩媚,正是男人最喜欢的那种。
一进王府便分去秦王大半宠爱,属她最了不得。金蝶玉和王思宁家世都不逊于她,不想与之为敌,更不想自贬身份称她夫人,只好折中称“那位”。
金蝶玉唇齿一向锋利,正中七寸。
这也该是曾媛命不好,偏生最得宠的是许朝云最看不得她那副委屈模样,好似谁欺负了她似的。
久之就之,对曾媛从未有过好颜色。
倒是坐实了金蝶玉的一番话。
许朝云泰然的受了曾媛一礼,并未觉不妥,知道她是副苦瓜相,索性不去看她那张脸,免得自己糟心。
今儿有正事办。
许朝云朝着坐在墩子上的大嬷嬷道:“烦劳大嬷嬷,只是我刚接手不久,好多人不认识,这时候您在也好说话些,免得大水冲进龙王庙。”
大嬷嬷原是在宫里伺候秦王的,秦王分府后就跟了出来,之后有跟着到了凉州这边儿。到底上了年纪,到了凉州后大病小病就一直没断过,若不是她管不动了,秦王也不会把后宅交给许朝云这个十几岁的毛丫头。
虽有长史坐镇,但长史对内宅一些事,还是有心无力。
大嬷嬷见许朝云还算懂事,知道请她出来坐镇。王府里大多数奴才都出身内务府,内务府奴才磨人的招数,哼,能说三天三夜。
许朝云身边的丁香这时候才把石榴提出来,说:“主子问话,你好生听着,老实回答,敢说半个字谎,用烧红的火钳拔你舌头。”
石榴现在除了脸色白点却是看不出什么一样来,但实际上来之前已经在耳房里受了好大一通罪,浑身都被人用竹签子扎了个遍,一动就钻心的疼。
这时候已经吓得三魂无主,一个劲儿给许朝云大嬷嬷磕头求饶。
见她这般,许朝云知道她是说不出几句利落话,就让小狸和吴大家的出来对质,问完后再问石榴:“你认吗?”
石榴知道是那事暴露了,心想要不要揭穿小狸有古怪的事,戴罪立功可能这事就过了。
到底脑子没糊涂完,只是哭着点头认了,也认罚。说是自己猪油蒙了心,给秦王府丢人了。一字一顿,恳切真诚,加上哭得撕心裂肺的,看起来倒是真心知道错了。
蛮子奸细这种事可大可小,可能自己说出来,无论青红皂白,都是打死再说。这王府里又何尝在乎过奴才的性命。
许朝云见事情清了,才说:“石榴就发去庄子上,不准再到府上伺候。”
停顿了许久,目光扫了屋内屋外的所有人一遍,才忙慢悠悠道:“这种事情,下不为例,经查属实,再有犯者,加官伺候。”
现在已经不止是下人们吓得面色惨白,连金蝶玉、王思宁都吓得捂着胸口不敢喘大气。更不说胆小的曾媛,已经是快要吓得晕死过去的样子。
小狸不明许朝云言下之意,反倒是转着眼珠子打量众人,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
?孺人:唐代亲王妾称孺人。
?加官:黄纸沾水后贴在人脸上,一直贴到人窒息而死,故名贴加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