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入禽太深免费全文阅读

入禽太深免费

入禽太深免费

作者:林羽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7 02:17:19

下载:

一个意外重生的人,不甘于命运安排的平凡生活,在一次次的生死挣扎中,一步步迈向武道的巅峰……修炼等级为武气、武士、武师、武将、武皇、武帝、武圣、武神与武道。。清晨,小镇。“双手紧握成拳,要伸直,与肩并平,腰胸要挺直,不得弯曲,双腿并行开立,半蹲,一定要稳……”某一宽阔的练功场上,一个面色严肃的中年男子,手持一米多长的竹条,在一群年约
入禽太深免费全文阅读 一个意外重生的人,不甘于命运安排的平凡生活,在一次次的生死挣扎中,一步步迈向武道的巅峰……修炼等级为武气、武士、武师、武将、武皇、武帝、武圣、武神与武道。。清晨,小镇。“双手紧握成拳,要伸直,与肩并平,腰胸要挺直,不得弯曲,双腿并行开立,半蹲,一定要稳……”某一宽阔的练功场上,一个面色严肃的中年男子,手持一米多长的竹条,在一群年约 老者也是微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抹去嘴角血迹,看向重新回到船上的林羽,脸上震惊的同时,还带着丝丝复杂。(._)“还有两招。”林羽脸色略白,平静地望着老者,缓缓开口。老者微怔,眼中复杂之色,不禁变得更浓,好半响,就在众人诧异之时,他终于开口:“不用再比了……”“到了!”船上那些人全都跑到外面,看着近在眼前的天门,均是目露

入禽太深免费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万里黄沙起
辽宁
2024-02-23 19:27:12
大事面前,其实月瞳跟杨戬都拎得清的。杨戬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就是要救母亲。重明的脸看着让人太不适了🤮不敢相信杨戬差点成魔。
美好时光153🤗
黑龙江
2024-02-19 05:08:59
入禽太深免费最后我最后是不是听到了月瞳的声音?杨大夫是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有危险的玉鼎真人对杨戬是真的在用心。杨戬有一个非常好的品质就是诚实
深夜蹲大街
河南
2024-02-15 00:09:26
乱小说伦目录在石头人那就看得出杨戬很维护妹妹,鸿蒙系统这么厉害,原来是鸿蒙珠的缘故[捂脸笑]我觉得瑶姬就是像嫦娥一样美好的人。
老.熟人张东升
安徽
2024-02-09 19:01:50
张睿的古装造型让人眼前一亮,以后可以多拍拍月瞳幸好是被杨父收养了,她被养得很好,是善良的杨戬到最后就剩自己一个人了呢好可怜
旧人醉梦不得失
辽宁
2024-02-03 08:08:02
服饰的颜色也反应了角色的好坏,比如杨戬就是白色偏多,重明就是黑色偏多。期待昊天镜打开心劫试炼,祈祷我睿哥不要走火入魔
被炮姐弹飞的硬币
辽宁
2024-01-31 04:56:57
杨戬的契机会是什么时候呢?期待开启第三道考验老仙人这波解释我给满分,仙界时间可以浓缩也可以无限延展杨戬救母亲心切,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开启第三重试炼
若时光倒流我爱你
河南
2024-01-25 02:07:49
入禽太深免费真的是只有一天吗?不会是父亲为了使二郎宽心,故意骗他的吧,父爱如山啊杨戬敞开心扉跟父亲谈了谈,并向父亲道歉,父亲知足且欣慰的笑了
小狐狸果子吃
河南
2024-01-24 08:50:55
入禽太深免费杨戬你可别小瞧了这破玩意,它将是你劈山救母的神器二郎你太可爱了,再来一拳,你难道没看出来师父在逞强吗三德子满眼期待,没想到这一拳打的自己吐了一口老血。。。
海洋馆的锦鲤
河南
2024-01-24 00:15:07
小时候是看沉香劈山救母,长大了看杨戬劈山救母,嘻嘻,原来快乐是可以伴随我们长大的杨戬说我一本正经的听你胡说八道,不就是打您吗,看我的
用户68126a94
河南
2024-01-20 11:49:14
看来这香是货真价实的,让二郎体验了一把人生,领悟了真谛画卷里出来,二郎月瞳相视那一瞬,月瞳的笑容可以封神了十年弹指间,二郎不敢相信,爬山已经用去他十年的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入禽太深免费全文阅读: 在林羽死死的注视下,空间中原本平静无波的寒雾,猛然咆哮起来,看那寒雾的疯狂程度,这时候即使没有小蓝的提醒,他也知道这里将有可能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没有丝毫的犹豫,林羽伸手一抄,将小蓝紧紧地抱在怀中,放开步伐,拼命地朝通道外面跑去……
然而,还没等林羽跑出多远,他猛然感到身后爆发出一股可怕至极的冰寒之气,这股突然爆发出的冰寒之气,来势之凶猛,速度之迅猛,简直达到惊天动地的地步,骇得他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无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怕冰寒之气,其恐怖之程度,根本就不是林羽所能抵挡得了的,他脑海中刚闪过这个念头,疯跑中的身体就被直接冻结,一层薄薄的寒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体外出现。
“难道,这就是我生命的终点么……”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不知为什么,林羽突然没了之前的恐惧,脑海中,一幕幕画面以一种超越常理的速度在脑海中一一掠过,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十五个春秋里,所经历的一切。
“或许,这样也好,我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最后一个念头划过,模糊的意识突然感到一股有些熟悉的能量划过身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仅存的意识便如潮水般被淹没下去……
轰!轰!轰!
洞穴深处,如同火山爆发,湛蓝色的水流挟带着无法想像的冰寒之气,以一种冻结天地万物的气势,自洞穴深处朝外面喷发,所过之处,连空间中的气体都能冻住,哪怕是常年累月都在冰寒之气笼罩下的洞壁,也在瞬间结上一层薄薄的冰晶,其内部,更是被冻裂开一条条清晰可见的隙缝。
恐怖的湛蓝色水流,疯狂咆哮着朝外面迸发,狭小的通道里,没有任何的意外,眨眼间便淹没冻结中的林羽与小蓝。
也就在此时,不知是什么原因,原本如火山爆发咆哮而出的湛蓝色水流,莫名一顿,这一顿来得非常突然,仿佛连时间都在此刻静止下来。
刹那之后,原本惊天动地咆哮而出的湛蓝色水流,以不下于之前的速度,如潮水般往洞穴深处退去。
同样的速度,声势却是诡异的相反,与刚才爆发时惊天动地的声势相比,此时退却的湛蓝色水流却是无声无息,在经过之前林羽与小蓝的位置时,那里却是再无半个人影。
似乎,就这么消失了。
湛蓝色水流退却,时间只持续短短的几息。过后,整个通道大变样,原本还能看到少许土石的洞壁,此时上面全都覆盖一层薄薄的冰晶,透过冰晶,原本光鉴顺滑的洞壁,出现一条条清晰可见的隙缝,就像洞壁到处布满了蜘蛛网,看上去有些触目心惊。
地面上,一颗颗小到肉眼几近不可见的冰晶,遍布整个地面,在洞壁那仿若永怛的湛蓝色光芒照射下,反射出无数点点晶光,就如同午夜仰望星空,璀璨非凡。
除此之外,通道中原本存在不知多少年的寒雾,这一刻也束然一空,通道的尽头,那个洞穴再无之前那般,看上去云里雾里,诡异难明。
在这个洞穴中央,有着一口寒潭,这寒潭的水呈现湛蓝色,同刚才爆发出来的水流一模一样。这寒潭不大,中间却是深不见底,丝丝如同白雾般的寒气,自寒潭表面徐徐向上飘起,看其模样,之前遍布小半个通道的寒雾,就是由此凝聚而成。
寒潭的最深处,一个深达不知多少米的地底,有着一处诡异空间,这个空间不大,仅有十余平方米,无水,空间的外面,却是无尽的湛蓝色水流。
这水流表面看似一片平静,内里却是激流暗涌,加上那种能冻结天地万物的恐怖冰寒之气,哪怕是一块金钢精铁落入其中,都有可能瞬间被轰成碎渣。
只是,这威力强大的暗流,却是丝毫影响不了其中的空间,一层肉眼看不见的隔膜,却是将外面的一切隔离,就仿佛他们不存在于同一个世界,透着神秘与诡异。
空间的中间,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这少年年龄不大,两眼紧闭,双手紧紧抱着胸怀,像是在保护着什么东西,微翘的嘴角,哪怕此刻处于生死之间,也掩盖不了其内心的坚毅。
少年体外,一层薄薄的冰晶覆盖其上,冰晶下面,一圈湛蓝色光团将他牢牢保护其中。只是,这湛蓝色光团的能量似乎快要消耗一空,时隐时现的光团,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消散的样子。
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湛蓝色的光团每每要在消散的那一瞬间,光团都会像回光返照一般,再次焕发出璀璨的色彩,使得摇摇欲坠的光团再次坚固下来。
少年的上空,整个空间的正中心处,飘浮着一束不知名的紫色小火苗,这小火苗时旺时弱,就像是一个刚新生的婴儿,在欢快地伸缩着自己身体。
一会儿后,这小火苗像是发现了少年的存在,在半空飘忽好几圈,没发现有什么危险后,它缓缓飘落下来,最后停留在少年手背上。
就像是黑夜遇到初阳,雾气遇到烈阳,随着诡异的紫色小火苗降临,覆盖在少年身上的冰晶,无声无息地消融了大半,剩下的一小半,却是由于在背面被身体挡住的原因,无法即时消融。但饶是如此,这一小半冰晶,也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消融着……
然而,天有时却是不从人愿,这小火苗降临的那一刻,伴随着大半冰晶的消融,保护着少年不受伤害的湛蓝色光团,也同是承受不住小火苗的威能,瞬间破灭开来。
立时,正在消融的小半冰晶,散发出来的可怕冰寒之气如同决堤后的涛天洪水,疯狂朝少年的体内钻入。
失去湛蓝色光团的庇护,少年的身体根本就阻挡不了这可怕的冰寒之气入侵,仅仅刹那之间,其背部肌肉便陷入僵硬之中。
这股冰寒之气的可怕,可以说远远超出少年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所过之处,内部细胞直接被冻死,外部肌肉直变成僵硬的死肉。
然而,这还不是严重的,最可怕的是,当这股可怕的冰寒之气浸入到五脏六腑之时,也就是少年真正死亡的时候。
觉察到这一变化,一直在不停跳动的小火苗当即高涨,就像是自己刚刚得到的玩具被抢走一般,爆怒之下,一股焚灭天地万物的恐怖气息瞬间爆发出来。
在这股恐怖无比的气息下,剩下还没消融的一小半冰晶,瞬间消融得干干净净,就连浸入少年体内的冰寒之气,也同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也奇怪,在这股毁灭万物的恐怖气息笼罩下,冰晶与冰寒之气全都消失无踪,但少年的身体,却是没有丝毫的损伤,除了先前猝不及防被冻死无数细胞外,一切都完好如初。
这股突然爆发的恐怖气息,来得快,去的也快,转眼间,小火苗又恢复之前的模样,如同一个顽皮的小孩,不断在少年体外到处游玩,仿佛在研究地面这个陌生的生灵,为什么会长成这个模样。
如此这般,小火苗不知游荡了多久,从一开始兴致勃勃到后来的兴趣缺缺,到最后,甚至变得有些了然无趣。
没有了兴趣,小火苗自然不在到处游荡,在少年身体表面停了停,最后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往下一沉,朝少年体内钻去。
一个人的身体到底有多少奥妙,有多么复杂,古往今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完全摸索透彻,可以说,研究一个人的身体,简直不比研究一个宇宙还要来得简单。所以,小火苗一钻入少年的体内,立即就被里面繁杂无比的系统给迷得兴奋不已。
一时间,小火苗什么也不顾了,将这里当作是自己的第二块领地,而现在,它则迫不及待地巡视自己这块新得到的领地。
会流动的红色液体,会一涨一缩不间断跳动的奇异肉团,到处遍布一条条大小不一的管道,无形却能感觉得到的脉络,这一切的一切,全都让小火苗感到无比的兴奋。
它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有时会去碰触一下跳动中的肉团,有时会随着四通八达的管道游荡,也有时,他会钻入无形中的一条条脉络,顺着这脉络一处处巡视而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每次都在重复着做这些无聊的事情,小火苗又感到有些无趣了,顺着无形的脉络游荡中,它又一次来到一处神秘的地方。
这个地方,有着丝丝危险的气息。
以前,小火苗来到这里的时侯,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这般不知经历多少次,到现在,它对这个地方已经不像刚开始那般害怕,而是怀着强烈的好奇与些许害怕的心理,停留在原地。
在小火苗的前面,是一处黑沉沉的洞口,看上去,仿佛就如一只来自远古的绝世凶兽,张开大嘴等着别人进入。
莫名地,小火苗颤抖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恐慌迅速弥漫开来,眨眼便超过之前好奇。没有丝毫的犹豫,小火苗快速朝来路退去,这个地方,突然间让它感到危险之极。
然而,就在小火苗刚刚有所行动的时候,却是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