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太荒吞天诀小说柳无邪全文阅读

太荒吞天诀小说柳无邪

太荒吞天诀小说柳无邪

作者:牙齿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7 03:01:47

下载:

晨曦的阳光透过炉灶烟灰熏黑的铁窗棱洒在霉斑点点的床板上,窗外微凉的清新晨风卷起吐露芳香的花草气息,吹散狭小昏暗的房间里郁积一夜的闷热潮湿气味。醒来后一直陷在宿醉的头痛中不愿睁开眼睛的年轻人,非常熟练地伸出右手去抓床头柱附近的纤绳,末端连着一个悬在仆人房门口的铜铃铛。只要他轻轻用力拉扯,不用等候多久,跟随自己多年的下仆就会脚步匆忙地走进来,服侍自己起身洗漱。可是当他摇晃铃铛,一分钟过去,二分钟过去,甚至五分钟过去,耳边始终没有听到脚步的声音,努力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没有门板的房门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年轻人有些奇怪,‘皮克,不会又生病
太荒吞天诀小说柳无邪全文阅读 晨曦的阳光透过炉灶烟灰熏黑的铁窗棱洒在霉斑点点的床板上,窗外微凉的清新晨风卷起吐露芳香的花草气息,吹散狭小昏暗的房间里郁积一夜的闷热潮湿气味。醒来后一直陷在宿醉的头痛中不愿睁开眼睛的年轻人,非常熟练地伸出右手去抓床头柱附近的纤绳,末端连着一个悬在仆人房门口的铜铃铛。只要他轻轻用力拉扯,不用等候多久,跟随自己多年的下仆就会脚步匆忙地走进来,服侍自己起身洗漱。可是当他摇晃铃铛,一分钟过去,二分钟过去,甚至五分钟过去,耳边始终没有听到脚步的声音,努力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没有门板的房门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年轻人有些奇怪,‘皮克,不会又生病 墨汁般的阴影能量在奥德里奇的手中如同深海章鱼的触须,无时不刻都在作蜷缩舒展的探索和捕食动作,似乎总想要攥住什么的架势,令准备藉此塑造出具体形态满愿杯的“阴影领主”也有点头疼,忍不住挠了挠发麻的头皮。 毕竟奥德里奇.特里斯强行攫取并融合起来的阴影能量蕴含太多“破碎面具”高层核心成员的精神烙印,只要一天没有彻底清除这些碍眼的玩意,它们就不可能完全

太荒吞天诀小说柳无邪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数英39
河南
2024-02-20 18:18:51
这妹妹喜欢哥哥不是亲妹怎么这个音乐?靠结婚靠老婆上位。要有点界限感咏梅的演技很棒,结婚就是为了进圈子不爱还娶这男的真6
l人生苦短,
太原
2024-02-17 11:04:20
太荒吞天诀小说柳无邪你有能力仙儿姐姐这个男人更有问题这算是在逃避吗妹妹好懂事超越心里低限走人把哥字去掉不知谁是主人要命不是亲的小姑子,过份
喜欢吃蛋糕de太公淳雅
太原
2024-02-15 19:07:13
乱小说伦目录像任泉但不是不能下载吗是亲妹妹吗?闪人了,不给面老狼老狼几点了?[微笑]那一年的事情肯定不是亲兄妹马伊琍哪去了是黑即白
用户838c4b98
太原
2024-02-11 05:24:53
狗才闹春那第一集看还不懂。。。。。。。。。。。。。今天中午丶就喜欢老大于和伟挺帅的喜欢于和伟我也超爱他又一个傻B
用户871aeb6400840
太原
2024-02-05 04:20:25
好喜欢于和伟专看于和伟妹妹喜欢自己哥哥这部戏[大拇指][吃瓜]马伊琍在这部剧里怎么这么讨厌?都是脑子有问题,神经病些,
用户594e7b44027c0
太原
2024-02-04 17:28:01
她妹妹子亲妹妹想霸占哥哥,心里有毛病你跟你妹结婚吧这样的爵色也叫妹妹啊?有点讨厌你,这个女的有点自私,不关心人家,就想人家关心她,还吃醋,莫名其妙的醋
用户6f648c0400940
太原
2024-01-30 15:21:00
太荒吞天诀小说柳无邪嫂子说的没问题呀 ,你们可以辩解呀 ,说出自己的理由神经病些,不在上面写字不行吗?脑子有问题啊,进水了傻女孩可爱
用户3eeb58240081f
太原
2024-01-28 06:52:09
太荒吞天诀小说柳无邪我家小姑子就和我老公可亲密了家里有这样的一个女人,在好的家也会散的,谁家的妹妹给哥哥放洗澡水,系领带这是什么病啊?跟做贼似的
用户883cc44401f41
太原
2024-01-26 20:08:49
如果你能做到妹妹为他做的事,妹妹值得去那样做吗我要是她嫂子,找就跟他离婚了,这样的日子,搁谁也过不下去?妻子做不到妹妹的工作替代/就只知道争别的/内心就缺失
用户6f648c0400940
太原
2024-01-25 21:16:14
因为男主哥哥有病/做妻子/自己都不知道丈夫病/这个哥哥还有良心刚看,还没看明白为咏梅来你自己不做自找没趣活该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荒吞天诀小说柳无邪全文阅读: 初次使用骑士技透支体力的身体渐渐恢复正常,来到这辆四轮厢形马车后面的奥德里奇双手抓住齐膝高的底盘纵轴,再次发力将它抬升到腰际,随后迈着沉稳的步伐连车带马往前推动,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这辆原本无法动弹的马车安全无虞地送离桥面抵达岸边。
“呼!”年轻的骑士吐出一口浊气,灌铅似的双手沉重地几乎举不起来,修长并不粗壮的两腿更是传来抽搐的酸痛,显然刚才独自一人搬动货运马车实在过于逞强。
屏息静气许久的围观者终于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连绵不绝的欢呼,谁说人的潜能极为有限,刚才他们看见的一幕就把许多世俗的偏见彻底扔进垃圾堆里。不少热血冲动的年轻小伙举起自己的双手仔细端详,暗中与奥德里奇比较,发觉并没有太大的差距。不过若是让他们将年轻的骑士刚才做过的事情重复一遍,所有人都没有那份信心,因此他们已将奥德里奇视为自己的榜样而敬仰。
疏导桥面恢复顺畅并没有使交通变得正常,隔河而望的两岸累积着数十辆马车,没有整齐地排列队伍,而是密不透风地拥堵在一块就像被痔疮折磨的便秘病人。其中不少人来头还不小,包括官方的驿车,商会的货运马车,以及贵族的私人马车,零零碎碎从事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为了各自的正当理由争抢通行石桥的顺序。
热烈的欢呼声过后,呵斥和责骂的声浪再次泛起人心的刻薄和自私自利,奥德里奇忍不住轻轻摇头,嘴里有些苦涩的味道,感觉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都落到空处,并没有彻底解决困扰所有人的难题。
‘又要借用梦中获得的智慧!那真是一个无比漫长的梦境。’倚靠着黑马海耶克歇息回气的骑士站起身,许多目光盯着他的人都闭上嘴巴,收敛自己的脾气,打算观望下去,看看拥有‘与龙角力’的年轻人有什么办法。
奥德里奇再次来到桥上,双脚丈量桥面的宽度,在中轴线的位置用随身携带的佩剑划下深邃的印痕,他的力气是如此的大,以致于沿途弹起的石屑发出“嘶嘶嘶”抠刮心脏的刺耳声音。
这一幕实在是令围观的人印象深刻,包括其中商会雇请的佣兵,自持武力过人的他们估摸自己的体力,是否能和这位骑士比肩,结果答案都是否定的。
“各位!”站起身环视左右,奥德里奇的声音仿佛雷霆传遍在场所有人的耳朵,这显然是另一种骑士技,可是鲜少有人知道,因此不明真相的围观者,暗中将这位“与龙角力”的骑士添上“狮吼者”的称号。
“按照左侧通行的惯例,进入伊斯特伍德城的马车请走石桥的左边过河,至于出城的则走右边。为了节省时间请两边的各位绅士排列出整齐的队伍,尽快恢复通行的秩序,如果不想在这里耗费下去耽误行程的话,就按照对所有人最有利的方法。”
这个时候恁谁也不敢明着对抗深孚众望的骑士,尤其是他给出解决的办法,尽管不是最好的,却也不是最差,于是注定有一部分人要牺牲自己的利益,退出目前所在的位置。
奥德里奇的目光巡游着货运马车的纵轴,无一例外都有少许改动:“还有一点,为了确保不发生两车交错时磕磕碰碰,导致再次堵塞交通,请所有驾车的车夫注意,不要逾越桥面的这条中轴线。”
“噢!原来是这样。”河岸两边的围观者对奥德里奇刚才持剑划线之事心存不解,如今却体会到年轻骑士的善意以及睿智。
奥德里奇收剑入鞘走下石桥,翻身跨在黑马海耶克的身上,双手握着缰绳,目光炯炯地看着原本拥堵地水泄不通的小河两岸彻底恢复正常的交通运输。
有这位尽心尽责的监督者盯着,没有人敢偷奸耍滑旁生枝节,以最快的速度恢复通行,反而使所有人都节省了时间,不至于耽搁自己的行程。
石桥上车水马龙的热闹持续了大约一刻钟就落下帷幕,奥德里奇满意地轻轻点头,由于意外事故损坏的马车换上备用的车轴,领头的佣兵头目陪着商队主人前来致谢,年轻的骑士微笑着额首回礼,双腿轻夹马腹,久候多时的海耶克喷着响鼻最后一个过桥,跟在一辆驿车后面。
“这个年轻人不错,与龙角力的狮吼者,尽管有些水分,却也是很难得的戏称。不过让我惊讶是他的手腕很老练,完全看不出是新手。”
“所幸的是他的臂章家徽,双剑交错的鹫盾,应该是拓荒时期军功骑士家族出身,也算是贵族序列的一员。我想把他拉进我们的阵营,你意下如何?”
驿车上两个中年人由于担心被不远处的奥德里奇听见,刻意压低声音交谈。大量破产没落的庄园主正在被新兴的商人集团有意无意的打压,掌握武力而底气雄厚的领主,尤其是传统的土地贵族正在积极吸纳新血,他们最需要奥德里奇这种军功骑士家族出身的优秀成员。
“拉拢他进入我们的阵营?我个人保留意见。亲爱的德威特爵士,我担心这个年轻人被古板的教育训练成美德骑士,尽管那是一把锃亮的利刃,却过于精美尚欠丑陋的人心贪欲和残酷的现实打磨锋芒。时代不同了,商人变得越来越奸猾狡诈,不知羞耻和斤斤计较才能成功。我担心他适应不了,甚至无法在伊斯特伍德城生活。”
“尊敬的布莱恩阁下,你应该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落到很多人的眼睛里,如果我们不伸出手,他很可能被目光长远的商会首领拉走。一把利刃握在我们的手里,总好过被潜在敌对者把持。至于你说的打磨,我已经为他想好了去处。人满为患的欠债者监狱正在谋划将债务稍轻的部分犯人转移给新成立的看守所,我个人看好他去那里担任职务。嗯!或许从普通的狱卒开始干起更合适。”
城卫军巡夜骑士长布莱恩男爵沉思许久才轻轻点头:“就这么办吧。希望那些欠债者能令这个年轻人明白,谁才是我们的对手。”
德威特爵士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光低垂不知道在想什么,车厢内再次恢复平静。例行的晨间乡村巡视原本枯燥乏味,想不到回程的途中会有如此收获,虽出乎预料,却也在意料之中。随着商人们大展拳脚地拓展地盘,债台高筑而破产没落的骑士将会越来越多。
‘借助蓬勃发展的工商业迅速积累庞大的财富掌控城市,再将乡村的庄园收拢纳入手中,我们贵族还有立足之地吗?’德威特爵士考虑地更为长远,他似乎预见不久的将来,利益冲突将会撕毁君权、贵族以及商人互相依存的温情和睦,不但会变得冷酷无情,彼此敌视,并且会充满血腥的杀戮。
孤身而行的年轻骑士并不知道自己已被人盯上,或许他已经知道,显露身手故意张扬自己的存在。刚才石桥上的“表演”极为成功,迅速积累不菲的声望,日后将随着在场目睹者的嘴传遍伊斯特伍德城,甚至辐射到很远的地方。
“与龙角力的狮吼者”奥德里奇特里斯骑着黑马海耶克融入熙熙攘攘的人流,进入此次远行的目的地,伊斯特伍德这座因深水良港而崛起的新兴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