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春风沉醉的晚上pdf下载全文阅读

春风沉醉的晚上pdf下载

春风沉醉的晚上pdf下载

作者:夏耕烟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6 00:02:30

下载:

重生一世,顾猛只想当一个有文化的铁匠,每天打打铁,撸撸铁,身材棒棒的,钱包鼓鼓的,偶尔震惊一下世界,要求不算太高吧?
春风沉醉的晚上pdf下载全文阅读 重生一世,顾猛只想当一个有文化的铁匠,每天打打铁,撸撸铁,身材棒棒的,钱包鼓鼓的,偶尔震惊一下世界,要求不算太高吧? 年,变异人危机爆发半个多世纪,又称基因55年。 在半个世纪年里,世界各国在基因研究上取得了重大突破。 基因药剂已经成了常见的医疗用品,对改善提高个体的身体素质有重要作用。 据统计,目前市面上带有基因标签的正规药物超过三百种,这些药剂主要用于治疗流感、身体癌变、克服衰老、增强体魄等方面。 今年世卫组织报告指出,基因药剂出

春风沉醉的晚上pdf下载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至高丶星耀
安徽
2024-02-21 03:17:36
白小纯所在的宗门?这个看的人好少呀[应援][应援][应援]一周才更新一集今天我家宝宝三岁啦!期待已久,终于更新了[应援]
晓雨~
海南
2024-02-19 19:53:40
春风沉醉的晚上pdf下载好吧,这个一模一样,只不过那是漫画,这个是动漫我看过一部给这一模一样的漫画看完漫画就来看动漫了。才28这么少好像是动漫(围棋少年)的歌,江流儿[偷笑][偷笑]
N克拉的眼泪3626
成都
2024-02-13 06:46:24
乱小说伦目录现在漫画我都看完了。唉你不听我都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公司的[捂脸笑][捂脸笑][大拇指]有小说吗开局神墓,一念永恒[捂脸笑]
用户4d9c644b
广东
2024-02-12 19:12:15
不更新吗,今天?赶紧更新啊!神墓。绝对不会错,终于出动漫了自带红眼的乌鸦这音乐怎么这么耳熟我的弟子遍布诸天万界如果陆成在这个城市我就会说我爱你!
沈洛璃.🥰
山西
2024-02-12 03:11:47
俺白小纯又回来啦[捂脸笑]一念永恒,灵溪宗为什么这么多弟弟子呢?>o<终于可以看了官方,你可以快点更新吗?神死了,磨灭了,我却活了。
暴走的小龍
河北
2024-02-08 06:46:25
哎没名字起了我就说嘛,怎么这么耳熟?原来是这个呀?更新太慢了乌鸦:老祖,他打我音乐是开局签到至尊丹田,开头是神墓,内容有一念永恒,你真能蹭啊怪不得没热度早晚凉
军杨兄的粉丝第108名
河南
2024-02-06 18:36:18
春风沉醉的晚上pdf下载都是一念永恒?[应援]这音乐好眼熟啊![爱心]好看好家伙,满级预判,我看过的漫画全都有动漫了混沌跑出来的神灵溪宗白小纯回来了!
天使降临,万物复苏
成都
2024-01-31 15:35:31
春风沉醉的晚上pdf下载音乐不是开局签到至尊丹田的吗 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这片短吗?天空一声巨响,老六闪亮登登场穿越过来的怎么这么熟悉,哦我记起来了我都看完了
品貌非凡的方便
重庆
2024-01-26 07:15:45
为啥和小说不一样一下出来好几部我的弟子超强可不可以不要和一念永恒同名就几分钟的货色,难怪单身我白小纯弹指间又回来了[微笑][微笑]
月光花✨
海南
2024-01-25 00:48:27
开局签到至尊丹田的音乐简直一毛一样豁,还是有时还是有脑子的丧尸等等,3:25秒的时候,你说那个门派叫灵希宗,这不是,一念永恒里主角白小纯,所在的宗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春风沉醉的晚上pdf下载全文阅读:“嘶~,德福爷,你轻点儿!”
“你一个大小伙儿,这点痛都忍不了?!”
绿岭镇卫生所,有四间砖瓦房,一间药房、一间办公室、两间病房,一个老大夫,还有两个才在卫校毕业的学生。
老医生叫韩德福,今年六十多了,白发苍苍的,行医数十载。
他本是镇上的一名土郎中,只会治个头痛脑热等小毛病,后来在市里进修了半年,不知走了什么运,成了镇上卫生所的所长。
顾猛受了伤,后脑勺和手掌都开了缝,像小娃娃咧开的小嘴儿。
他担心带伤回去吓着了老娘,在路过卫生所时,进来疗疗伤。
韩德福老眼昏花,缝伤口时,他的手不停地颤抖,像是瞎子在穿针引线,怪吓人的!
“嘶~,德福爷,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麻药呢?你忘了打麻药!”
“这点伤哪用浪费麻药?想当年我给长征勇士缝伤口,那伤口可在肚子上,一尺多长...”
“啊!德福爷,你嘴里说就行了,别比划啊,你手中拿着针线呢!”
“没比划,我怕缝得不紧,用力抽抽呢,这就痛啦?”
这是手不是布头子,还抽抽?
“现在的小年轻过惯了好日子,一点痛也吃不了!”
韩德福摇头叹息道:“想当年我治疗的那位长征勇士,才是十四岁大,受了那么重的伤,肠子都漏出来了,我给人家缝合,人家一声都不吭,瞧瞧你!熊样!”
“熊咋了?长征勇士都是英雄,我是凡人,比不得!还有,我记得你治疗的长征勇士是个中年人,你还说人家是个连长呢,怎么又变成小勇士了?”
“谁说我只治疗过一个勇士了?!”
“好吧!德福爷你功德无量!”
顾猛只能咬牙忍着,任由一双老手瞎戳戳。
“德福爷,顾猛不怕痛,你可以多缝几针,免得漏风!”贺宏军咧着嘴,笑得跟仓鼠似的。
顾猛瞪了他一眼,“军子,当年给你打针的乡下郎中不会就是德福爷吧?”
贺宏军的右手不是天生残疾。
他小时候有一次打预防针,扎肩膀上那种。
给他打预防针的乡下郎中喝醉了酒,一不小心扎错了位置,据说扎在了麻筋上,估计是神经脉络。
他痛了半个月,右手开始不听使唤,出不了力气。
贺宏军只是一个养子。
他家里人不关心他的死活,从医生那里讨要了一笔赔偿后,就不闻不问了。
贺宏军的右手开始萎缩,最后残了。
庸医害人,贺宏军一辈子就这么被耽误了。
贺宏军摇了摇头,“那个土郎中爱喝酒,听说前两年喝醉了酒,掉到山下摔死了。”
“呃,德福爷,你要保重啊!”
韩德福也爱喝酒,记得听乡里人说过,这老头子后来也喝醉了酒,掉进了镇子中间的白水河,一命呜呼。
时间长了,忘了是哪一年。
“嘿,你这小子在咒我呢?!”
韩德福抽了抽线,顾猛倒吸一口凉气,“德福爷,用不着这么狠吧?我好心提醒来着!”
“哈哈,知道疼了,你要是怕疼,又何苦招惹赵兵呢?”韩德福笑道。
“德福爷,这次真不是我挑事!”
“嗬~”韩德福不相信,在他印象里,顾猛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动不动就扔拳头,很多次打架都是他挑的头。
“德福爷,这次真不怪猛子,这次事情都是赵兵挑起来的!”
贺宏军手不方便,脑子却很机灵,集市上发生的事情,他全看在眼里。
“赵兵本来在县上混的,今天不知怎么跑回了镇上,还带着一些菜刀,摆在顾猛对面的摊子上卖,他不仅卖,还故意挑事,勇哥要砍他,他也不急着闪开,好像等着勇哥动手似的。”
“赵兵的胆子怎么变得那么大了?”韩德福有些好奇。
“苦肉计罢!”
顾猛的爷爷本是东北人。
东北沦陷后,他带着家人一撤千万里,逃到了祖国的大后方西川山区里藏着,也就是绿岭镇。
绿岭镇在西川东部,距离盘山铁矿与富田煤矿都比较近。
来到这里,他重操旧业,抡锤打铁。
顾爷爷的打铁技术是祖传的,技艺十分精湛,没多久就站稳了脚跟,闻名十里八乡。
赵家是绿岭镇本地人,在顾爷爷来之前,赵家铁匠铺生意最红火。
可赵家还有镇上其他几家铁匠铺的手艺比不过大地方来的顾爷爷,又经营不善,无法与顾家竞争,早早地破产了。
顾赵两家因此结仇,别家对顾家也不待见。
战争年代,赵家人改了行当。
顾爷爷继续打铁,给蒋家军打过大刀片子,还有铁炮铁铳子,挣了好大一片家业。
最初那些武器用来对付东洋人,保家卫国。
后来又用于内战,成了恶人的利器。
建国后赵家把这事翻出来,顾家三代人不得安宁。
“小猛子,我听说赵家老二明年有可能提副县,赵家势力更大了,你先不如服个软,把宝藏交给他们,免得他们接着使什么阴招!”
赵家老二就是赵兵的二叔,赵宏,在县衙当差,年轻时很会整人。
看他脸色不好,韩德福又连忙解释道:
“小猛子你别误会,我可不是替赵家做说客的,在绿岭镇,你顾家是外来户,你爷爷虽有三个孩子,可你大伯早年战死了,你二伯在战场上失踪了,情况肯定也不妙,如今你阿爸不在了,你阿妈身体又不好,小勇子脑子又不清楚,你一个人势单力孤,怎么跟赵家一大家子人斗?”
顾猛苦笑道:“德福爷,我知道你是好心的,可我家里确实没有宝藏,拿什么交给赵家?”
传闻顾家很有钱,家财万贯。
在大变之前,顾爷爷把钱财藏了起来。
赵家人知道了这件事,带人整治顾爷爷。
顾爷爷太倔了,到死也没漏出一点口信。
赵家人不甘心,继续整治顾爸爸。
顾爸爸也不知道顾爷爷把东西埋在哪里。
以他的性格,要是知道藏在哪,肯定愿意把东西交出来献给国家。
赵家人不相信,带头抄了顾家,掘地三尺,依然没找到。
赵家人没得到东西,顾家有宝藏的事情也传了出去。
此事越传越凶,从最初一箱子金银珠宝,到最后变成了一屋子金砖,价值连城。
人人都觊觎顾家的‘宝藏’,就连来顾家串门的亲戚也常常装作不经意地问起,试图瓜分一杯羹。
因为这箱无中生有的‘宝藏’,搞得顾家与亲朋好友之间的关系都不怎么样。
顾家渐渐地被镇里人孤立起来。
到了现在,赵家人依然不甘心,所以今天他们终于对顾家兄弟下手了,这也是赵兵故意挑衅两兄弟的原因。
前世顾勇伤了人被抓后,很快就判了死刑。
顾猛的母亲带着顾猛跪到赵家门前,赔礼道歉,请求他们高抬贵手放过顾勇一次。
赵家提出了一个要求,要求顾家交出顾爷爷藏起来‘宝藏’。
可顾妈妈哪里知道宝藏?要有宝藏顾家还是这副穷困潦倒的样子?
没有办法,顾妈妈把顾家的老房子送给赵家,让他们随便找,只求他们能放过顾勇。
赵家同意了这桩交易。
他们推掉了顾家老宅,只找到一升子银元(四方形的木器,一升子能装两斤麦子),共一百八十九枚,八十年代一枚银元才卖十块钱。
老赵家三代人处心积虑地找了几十年,只挣了一千多,白忙活了一场!
他们恼羞成怒,没有放过顾勇。
后来顾猛在社会上屡遭坎坷,事业感情处处受挫,其中不乏赵家的黑手。
重来一次,顾猛还会任由赵家作威作福吗?
绝不!
顾猛狠狠地握紧了拳头。
“手刚缝好,不要用力!”韩德福责怪道。
“晓得了,谢谢德福爷!”
“嗯,别忘了交钱!”
“”
这老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