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我有一本生死簿油子吟全文阅读

我有一本生死簿油子吟

我有一本生死簿油子吟

作者:捷尔任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7 02:20:38

下载:

古玩爱好者姜榆罔,为了帮电影道具师朋友的忙,因意外接触到了一顶古老的明军头盔而陷入昏迷。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穿越到了明英宗正统年间的麓川战场上,变成了一名明代的卫所军官。为了活下去,也为了情怀和壮志,姜榆罔依靠现代人的知识,从零开始,一步步改变这个世界线上的一切,最终成就一本新的明书。
我有一本生死簿油子吟全文阅读 古玩爱好者姜榆罔,为了帮电影道具师朋友的忙,因意外接触到了一顶古老的明军头盔而陷入昏迷。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穿越到了明英宗正统年间的麓川战场上,变成了一名明代的卫所军官。为了活下去,也为了情怀和壮志,姜榆罔依靠现代人的知识,从零开始,一步步改变这个世界线上的一切,最终成就一本新的明书。 莽古山防线建立之初,伤亡的情况是全方面的,大量的战士阵亡,其中最多的是普通的战士,伤亡率高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原本三百多人的部队,到了姜榆罔穿越到莽古山上时,已经阵亡了两百多人,其中有一些战士是当场在战斗中死去,还有一些战士是伤重不治,在撤回后方,或者是被救下来之后死去,最后还有一些人,占伤亡战士中的少数,是受了难以恢复的伤势,但是并没有死去,现实撤

我有一本生死簿油子吟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云上之上棉花糖
重庆
2024-02-23 15:20:45
别像一只斗败的公鸡,没心情吃大米[呲牙]很硬核的中国超英电影,场面壮观视觉效果非常棒,质感画风都很好希望每个生命都被善待
没完没了老兵
重庆
2024-02-20 18:42:01
我有一本生死簿油子吟哈哈,张景伟吃醋了 [呲牙][呲牙]开局有点红海行动的感觉![应援]嘴巴是怎么回事?都不能保证自身安全,你拿什么去救别人?不合逻辑。
匿名用户
重庆
2024-02-16 19:22:11
乱小说伦目录哈哈 第一[呲牙]真不错 值得一看 如果能去影院看那是最好 称得上是史诗级巨作我这里没网络看不了·这部电影拍出了港片的高风格!应该在九分左右,8.8分低了点
跑题咯
重庆
2024-02-10 04:11:32
总有一天会免费 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彭于晏,演员们演的都太棒了超级好看,哥哥好帅[应援][应援][应援]这8.8确定不是刷的?
Who..what
重庆
2024-02-07 08:38:36
就应该多拍拍这种英雄片,每一个都是10分我们的幸福生活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谢谢英雄们。致敬真厉害,在那么深海压下可以不戴眼镜睁着眼
胖了的悟空
重庆
2024-02-02 07:13:48
不喜欢是因为她长的太丑了我只听片尾曲不看正片可以么,为无限王者团的《迎难而上》而来感觉唯一不足就是为啥没有消防队员上去
野原新之妥
重庆
2024-01-28 08:46:23
我有一本生死簿油子吟搞不懂为什么儿子要做手术还要出任务,作为父亲,不是也是一份责任吗?如果手术出事,不是终生遗憾吗为什么晚上不睡直升飞机里
喜欢看电影の单于访儿
重庆
2024-01-23 05:19:03
我有一本生死簿油子吟这电影才六分钟,不能看啊[惊恐][惊恐][大拇指]全国救援队队员才300多人……让人心酸😔!他们是英雄!救鬼佬干嘛!!
匿名用户
重庆
2024-01-18 13:26:19
没办法,辛芷蕾是我女神#辛芷蕾湖畔漫游大片#什么狗屁导演,为什么让英雄流血又流汗!!剧情太烂了,只为了场面震撼而震撼,没啥意思
沈沈新新
重庆
2024-01-15 08:34:51
学习高难度救援技能[奋斗]后面的彩蛋这么好玩!太好了,聪聪没事!太假了,没救上来,还搭了一个这怎么悄摸的就能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有一本生死簿油子吟全文阅读:姜榆罔缓缓地最后一次咀嚼嘴里的鸡骨头,然后狠狠一口吐出去,静静地看着一团鸡骨头的渣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然后飞出矮矮的围墙外。
他拉了一卷草席到露天的地方,每天吃过东西后,就是躺在这卷草席上抬头,看天,发呆。
这是他因为一顶神秘的头盔而穿越到明代的第三天了,那天摸索了头盔一整天直到手掌很多处都生生磨破了之后,他认识到一个冷酷的事实:这顶头盔只能单向地把人从现代送到明代,而没有反向穿越回现代的功能。他,好像真的要在这个时空生存下去了。
这几天,他也是基本理清了自己所面对的现状:他直接穿越到了公元1448年,也就是大明正统十三年的一名小旗军官身上。这名小旗军官和他名字一样,都叫做姜榆罔,身体相貌也一模一样,简直就是明代的他的前世。
明代军队在此时的西南地区仍然以卫所制为主,而小旗正是卫所制下的低级基层军官。理论上每一名小旗统领十名士兵,但是实际上往往差很多。
姜榆罔现在的手下有五个人,在他所属的曲靖卫下属的小旗中居然算是多的。不过说起来原因就让他有点无语了,这是因为他现在活着的手下都是铁匠,负责军队武器铠甲和其他一概铁器的生产和维护,根本没怎过上过阵,只是五个负责保护他们的普通士兵都战死了,如果只论数量反倒是伤亡很轻的。
可是如果论起战斗力,那就真的是弱的可怜了,最多的也就是用用火铳,上阵白刃搏杀是不可能的事情。本来如果人手足够的话,这些工匠是与战斗无缘的,可惜现在因为战事越发激烈,完全没有足够的用于各种护卫任务的人手,所以这些人也一个个学起来了火铳的使用方法,参与了数次战斗,在其他士兵和姜榆罔的掩护下勉勉强强做到了自保。
在穿越之前,姜榆罔走南闯北,也算是一个精通各种格斗技巧,熟悉各种武器,有很多实战经验的人物,而穿越来到明朝后,他更是感到自己的体格强健了数倍不止,力气大的出奇。本来一米八五的个头在现代就不算矮,在普遍营养不良的古代更是可以说比其他人壮硕了数倍,在这一片驻扎的两个百户的部队里算是最能打的一个角色了。
几天的时间过去,他的几个手下也接受了小旗并没有疯,但是脑子受伤,失去了大多数记忆的事情。在和他们的交流中,姜榆罔得知现在是正统十三年的十一月,靖远伯王骥正率大军前去进攻麓川军的重要营寨鬼哭山,姜榆罔所属的曲靖卫部队则是受命留守攻占下来的麓川势力重镇——孟养的曲靖四卫中的主力。
虽然已经攻克并占据了孟养,但是这里的情况并不安稳,麓川军控制着大量明军据点周边的村寨。
明军在明,麓川军在暗,无时无刻不停不休的偷袭不仅搞得留守的明军人困马乏,同时也造成了不小的伤亡,而孟养这个据点在交通上又太过重要,无论如何不能放弃,曲靖四卫的卫所士兵和民夫总计近一万人在此驻守一月余,已经是接近极限了。
孟养这里的城镇不像传统的明朝城池,有着坚实的城墙作为防护,姜榆罔第一次看到这里不到五米高的简陋土质城墙差点惊掉了下巴,这能防个什么?城镇的范围也极小,大量的军队只能驻扎在孟养城外。
明军本来也修筑了不少防御工事,但随着在麓川军的偷袭下愈发严重的伤亡,防御阵线不断后退,人手也开始缺乏,一开始姜榆罔他们驻扎的地方还算是后方,现在已经是很前线的地方了。
姜榆罔来到这里三天,也是已经亲历过两场小规模战斗的人了。第一次体验传说中的大明火枪时,他还颇为激动,但很快就被这传统火铳教育了,装填开火一次差不多用去了三分钟,虽然有其他明军部队掩护,但是姜榆罔还是差点被冲上来高举猎刀的麓川士兵剁了。
不过他的搏击技巧与刀术还是远强于这些古代的平时以打猎为生打仗时替人卖命的家伙,用接近一米五长的长刀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了敌人。
当时那个瘦小少年吓得缩成一团,躲在后面。看到姜榆罔解决敌人后,才颤抖着走到姜榆罔身旁,眼睛里已然满是泪水,但声音里满是感动:“榆罔哥,虽然你把事情都忘光了,但这打仗的本事没有忘啊。”
一边的张大可则是瘫倒在地,费力地喘着粗气,一幅劫后余生的样子:“呼,小旗,这次多亏了有你。”
“这地方,的确凶险异常。”姜榆罔低头看了看自己铠甲上的血迹,不由得有些恍惚:这里的环境比自己想的要恶劣太多,如果一个不小心真就这么死在乱军之中,那也太亏了。
这几天来,姜榆罔从发呆与思考中大致得出了一点结果,那就是自己当下的第一步就是要保证自己的生存。
姜榆罔与这个时空的其他所有人存在着一个很大的不同,他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虽然现在明军看上去连战连胜,甚至还诛杀了麓川军的首领思击发,但姜榆罔清楚地记得明军最终没有坚守孟养,而是撤到了金沙江以东。那时的金沙江也就是后来的伊洛瓦底江。
而现在自己执行的恰恰就是守卫孟养的任务,一个不知道是否失败,但是也称不上成功的任务。想到这里,姜榆罔只觉得头皮发麻,后世评价这是一场惨胜,而陷身于这场“惨胜”局中的他,该如何应对敌人呢?
无论如何,首先要生存下来。想到这里,他下定决心,忽然坐起身来,朝其他人郑重宣布:“我们要活下来!”
小小的院落里除了他,其他五个手下都在,此时大家听了都是一愣,出现了有点尴尬的寂静。
等了一会,张大可第一个试图打破这尴尬:“榆罔哥,只要你在,大家都有底。”
“不,我没底。”姜榆罔摇摇头,弯腰从地上捡起来自己的火铳:“现在我们最大的依靠就是这火铳,一柱香的时间堪堪能射击两次,至于准头嘛,阿天——”他伸手一指那个瘦弱少年“——根本不敢用这东西,说实话我自己也因为用它也多次陷入险境。”
“那怎么办啊,榆罔哥?”叫做阿天的少年一脸苦色,“我们都是匠户,实在不会拿刀上阵。”
“所以我决定,我们来改进火铳,”姜榆罔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先从改进装备做起。他对于枪械在未来几百年的发展设计了解颇深,对一些实际的制造也知道一些。
如果他穿越到的是别的地方,可能还不会对改进火器抱有什么实际的希望,但巧就巧在他的几个手下正是军中的工匠,加上饱经战场历练,对火器工艺的理解绝对是第一流的。
姜榆罔盘腿做好,看着自己的五个手下,伸手从角落的废铁堆里挑出一只细长的铁条,在泥地上几下画出来了一把火铳的图样:“大家都说说,自己发觉的,这火铳的缺陷在哪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