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迷雾之都结局全文阅读

迷雾之都结局

迷雾之都结局

作者:肥龙飙大招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7 02:55:06

下载:

一部修真世界的艰苦卓绝的创业史!我要创立一个门派,你要不要投点灵石,给你算天使投资人!没有灵石,投矿脉?洞府?不然你出点人才给我,炼药师、炼器师、符箓师都可以,我们一起做生意!————————————————————这是一部正经八百的小说
迷雾之都结局全文阅读 一部修真世界的艰苦卓绝的创业史!我要创立一个门派,你要不要投点灵石,给你算天使投资人!没有灵石,投矿脉?洞府?不然你出点人才给我,炼药师、炼器师、符箓师都可以,我们一起做生意!————————————————————这是一部正经八百的小说 方绝一愣,这就结束?他本来以为至少天峰会挣扎一下,或者狡辩一下,然后再一次爆发一次矛盾冲突。结果天峰就这么认怂了? 不过转念想来,到金丹期这样一个级别,既然有遁逃的手段,那又何必多费唇舌呢?何况地宫之情况证据确凿,却是没有必要多做解释。 六玄刚说完,荥川拱手道:“谢宗门高层领导认可。本道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方绝讪讪一笑,没有

迷雾之都结局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怡崽♥儿
三亚
2024-02-20 06:50:50
现在看这部剧有好多明星呀有重复看的吗其实我想说,如果你们觉得灵魂摆渡不好看,我请求你们别看了,但别在弹幕上说什么演技不行,又说又是同一个演员什么的,它差不多每一个篇章都是一个不同的故事,叙说着不同的事实,然后连成一整个剧情,2015年出来的片子,如果放到现在也一样是大卖,现在所说论的是演技而不是所谓的颜值!最后言论自由,也管不了那么多,不喜轻喷!谢谢!!
斩落凡尘。
三亚
2024-02-18 10:46:01
迷雾之都结局穿帮了鬼沒有影子2023年跟我说第二季?我还以为又新出了这是我第五次看了,我还是最喜欢太岁之前那个煮面老爸与瞎眼女儿的故事,有些人岁月静好,有些人生离死别,有些事不能勉强,有些事爱莫能助,有些物事人非,有些沧海桑田,我们都在其中又感觉每一刻都把握不住,瞎眼女孩儿最后依旧堕入红尘,可悲可叹的人生,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父母努力让我们摆脱他们曾经遇到的挫折,但是兜兜转转,人生轨迹还是会回到需要我们自己抉择的路口,
我向乱世而去
河北
2024-02-14 21:49:43
乱小说伦目录23年来二刷只有我觉得小娅像谢娜吗只想知到赵利跟冥王交换了什么东西赵吏怎么去精神病院了 哈哈哈哈[捂脸笑]第一季的演员好像都是没有名气的,这一季有钱了,请的都是小有名气 颜值也高的演员了
Chinese law
广东
2024-02-13 03:23:02
赵吏!帅气!帅的太有个性,于毅这么好的演员怎么就不火呢?火都是哪些韩国仔,要是把男主换了,估计这部剧会加分,这个男主一天到晚哭丧脸,好好的一部恐怖片被他弄得心情不爽
lulu猪猪🎪猪
四川
2024-02-12 17:52:53
不是她 不是她 是古剑奇谭里想跟马天宇那个 2020年5月26 今天晚上超级血月说不定我们都死了有没有人在看
有些崽子就是想死
三亚
2024-02-08 13:51:44
现在是2022年,10月10日…没人了吧,我是冠军,欧耶[微笑][大拇指]灵魂摆渡人确实可以,比任何鬼片诡异的鬼片都好看,史上最可以的[色]十分满分给100分
zhangjieaini21
广东
2024-02-06 15:37:16
迷雾之都结局我又来了,好多年了,这样的剧除了唐朝诡事录就没有了。有1月16日看的吗?2022.10.18又反复刷剧的吗[爱心]
哆啦A梦追追追
天津
2024-02-04 06:08:03
迷雾之都结局太吓人了[捂脸笑]喜马拉雅里的小说灵魂摆渡更好看,更贴近灵异,真希望那部灵魂摆渡拍成电视在看一次,发现这里面现在好多娱乐圈的红演员
い听、弦断づ
三亚
2024-01-29 04:59:59
别说了,真的很好看重刷无数遍了我又来了,看了很多遍了,还是很好看[色],灵魂摆渡之黄泉也很好看,很喜欢三七的傻笑
木木木木木木木木宁
河北
2024-01-29 01:23:20
什么时候更灵魂摆渡4吖还是好看 看了好几遍了以前看到开头都会跳过 现在回顾都舍不得跳过😂2022年还有人在看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迷雾之都结局全文阅读:?“我的话你不听了?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今日你火速出发,经荥阳、淮水、苍山,速度快些月内可到。记住,途中遇到任何事都不能停留!”
方绝知道事情紧急。重重地点头,以示许诺。跪下来双手接过玄天神剑。
“嗯!”四象真人点头,感觉精神舒缓了些,好像压在心头的沉重大石被卸了下来,他叹息道:“修仙一途本就生死无常,既然命定如此,夫复何求。想我沈傲风纵横天下数十载,也不算枉费此生了……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四象真人便没了声音,表情凝固,好像时间也凝固了一般。
“前辈?”方绝在他眼前晃了晃手,四象真人毫无反应。
方绝知道这位仙人已经死去。他见过了孔龙的死,对仙人的死也没有了太多的恐惧和不安了。
他含泪徒手挖出一个坑洞来,将四象真人的遗体埋掉,他没有四象真人那种徒手削木的本事,只好找来一块现成的不规则木板。
照例为其写下墓志铭,他不敢写出名字,害怕引来仇家,焚尸灭迹,于是写下“纵横天下”四个大字。然后起身,默默地找到那些还没有烧掉的四书五经,将其一一撕掉。算是跟过去做了最决绝的告别。
这些年饱读圣贤之书,却眼睁睁看着相伴多年的朋友死去,毫无还手之力。读书又有何用?这一夜,改变了他太多太多。
他将玄天神剑用布裹了起来,背在身后。朝枯树林的深处走去。
一路跌跌撞撞,小半天才走出枯木林,一座巨大的城市出现在眼前,眼下应该便是京城没错了,但此行已失去了去京城的意义。
方绝此时精力已极其疲惫,眼窝深陷,两个月没吃几顿肉,营养严重不良。
站在巨大的城门前,没有迈出步子。口干舌燥,嘴唇龟裂,黑色大幕从天际拉下,慢慢的,城市中的灯火映照得天际火红一片。
方绝此时身上已经身无分文,京城又没有任何相熟的亲人或是朋友,无依无靠,又无任何其他本事。
想想曾经在青阳镇,那可是风云人物,学堂的老师、邻居、同学的父母谁不是一提方绝个个竖起大拇指。可如今来到京城,真的是求生无门,以前读的书一点屁用都没有。
方绝叹息一声,还是迈步进入京城。
灯火阑珊的京城确实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在青阳镇,那全都是青瓦平房,道路也很窄小,面积也非常小,可能从城东头到城西头走路半柱香都不用就到了,人在城南叫城北的人,只要大声点,城北都是可以听得到的。
而京城则完全不同,道路宽的可以同时容纳四架马车行进,到了晚上更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哪像青阳镇一入夜就黑灯熄火了,只能听到打更的声音。
街道上各种各样的商品应有尽有,什么糖葫芦啊,豆花摊啊,面条铺啊,布匹商店啊,工艺品啊,铁器店啊,方绝见过的,这里有,没有见过的这里也有。
青阳镇才多大的城,镇里的人一来二去,没几年都互相相熟了,都是些镇边的村民啊,城里的升斗小民啊,民风很淳朴的。
可到了这儿,方绝才发现曾经的自己是多么坐井观天,他见到了许多背着长剑的人,提着刀的人,或者是提着长辫子的人。这里的人穿衣也很奇怪,有穿大袍子的,有短裤短袖把腿和胳膊露外面的,也有穿着低胸的衣服,民风果然开放。
他身后背着的长剑。
“今日你火速出发,经荥阳、淮水、苍山,速度快些月内可到。记住,途中遇到任何事都不能停留!”这四象真人留下的遗言,这句话他始终铭记在心里,可是早已经筋疲力尽,再不吃东西,恐怕也熬不到玄天剑宗的山门了。
奇怪的是,按道理如果玄天剑宗是全国较大的门派,那么在京城这样的超级城市,至少也应该有分舵才对。为什么四象真人不直接让他来京城找玄天剑宗的分部而是让他去遥远的南粤山呢?
方绝想到,只有两个原因,要么玄天剑宗分部出了问题,这件事必须马上通知到总部的人,那么,那天鉴镜的确是非一般的宝物了。第二么,玄天剑宗根本就没有在京城的分部。
但是两个原因都给不到他在京城逗留的理由,还是必须要去南粤山。
方绝拖着疲惫的身躯朝前走着,渐渐远离闹市区,来到一处白狮子蹲守两旁的红色大门前,门梁上悬挂着“恭王府”三个大字,忽然脑子一沉,那三个大字越来越模糊,终于支撑不住,重重地摔倒在地,昏迷不醒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名提着灯笼的中年侍者领着四人抬着的红顶大轿慢慢悠悠地回来。中年侍者看到白狮子的中间趴着一名衣衫褴褛的人,下意识以为这是哪个叫花子不知死活睡在这里。他抬手指挥轿子停下来,然后抬步慢慢地上前靠近。定眼一瞧,少年的背上还背着一柄白布裹起来的东西。
这时候,轿帘被掀开一条缝,内里传来一声充满柔性的女人的声音,“福生叔叔,怎么停了?”
福生回头恭敬地道:“回小姐,有个人躺在门口。不过看样子不是乞丐,虽然衣衫褴褛,但是穿着书生服。”
“你看看情况,尽快弄走,我累了。”女人的声音带着疲惫和冷漠。
“是。”
福生示意两名抬轿的壮汉过来,将方绝的身子翻过来,福生发现是一名稚气未脱的少年,感觉不对劲,回来禀报道:“小姐,是一名少年。一身长衫书生打扮,估计是进京赶考流落至此,奇怪的是,他背着一柄长剑,身上没有其他的东西。”
“哦?是么?”那小姐掀开门帘,走了出来,只见是一名二十岁上下,穿着锦罗绸缎,长发披肩的青年女子。皮肤白皙,身材凹凸有致,可算是绝色佳人。
她悠悠上前,说道:“我要看看他的剑。”
“是。”
侍者将方绝身后的长剑取下,剥开白布,露出一柄银白色剑鞘的长剑来,交到女人的手里。女人眼前一亮,接过长剑,拔出长剑来,叹道:“好剑!福生叔叔,将这名少年抬至府中调养,我要好好问问这剑的来历。”
“这不合适吧?若是老爷知道这件事,恐怕会……不然我们直接取走长剑,扔些盘缠给这少年,连夜送走,神不知鬼不觉……”
“福生叔叔,我赵紫雅还不至于做这等卑贱行为,那只会让人耻笑,我与爹爹都有藏剑的爱好,但每一把剑都是我们通过正当方式得来,从不干这等苟且之事。福生叔叔,还愣着干什么?”赵紫雅的声音变得威严起来,虽然福生叔叔的称呼很显尊敬,但这番话,瞬间拉开主仆关系。
福生颤抖着赶紧道:“是。小姐。”
抬轿的汉子迅速将方绝的身体抬进了恭王府,赵紫雅也跟着进入大门,两三个婢女伺候赵紫雅更衣,赵紫雅第一眼看到玄天神剑便爱不释手,以至于当晚便与剑同眠。
而方绝则被送至一件侧厅的卧房,由两名婢女照顾,帮他擦身体,准备干净的衣物,在福生的安排下,府中的大夫也跟过来为方绝探病,后大夫告知他们,这名少年只是过度疲劳晕倒,福生这才安下心来。
福生知道大小姐和老爷的脾气,如果少年无故死去,他们定然不会私吞少年的宝贝神剑,从另外的角度上讲,他们将失去一把宝剑。最后他福生恐怕也难逃罪责。
他知道,恭王府最大的老爷和他的宝贝女儿视剑如命,近乎到了痴迷的程度,府中还藏有一个秘密的剑冢,收集了天下许多宝剑。
听闻方绝没事,他也乐得回房休息了,打了个哈欠,便回房了。
第二天,赵紫雅早早地来到方绝的房间,探查方绝的情况。在听取了大夫的诊断结果后,命人准备了一桌可口的饭菜,摆在桌前。
方绝则从睡梦中,闻到扑鼻而来的香气,耸动着鼻子,悠悠地睁开双眼,顺着香味径直爬了起来,也不管旁边立着的赵紫雅和两名婢女以及福生,扑到桌前,开始风卷残云地抓着桌上的烧鸡、烧白、青菜、牛肉等美食塞入自己的口中,直到塞得装不下。
两名婢女则掩嘴娇笑,嘀咕着这少年是多久没有吃饱饭了。
吃太猛,直到噎着,赵紫雅温柔地拍着少年的后背,命人盛好茶水,递送过来,方绝猛喝几口。这才发现不对劲,望四周一看,几名陌生人正用奇怪的目光盯着他。
方绝停下,大呼一口气,桌上的几碟美味已经被扫荡一空,他愣了愣,看见这些陌生人,又说不出话来。
赵紫雅以为他被吓到了,柔声道:“吃饱了么?如果没有吃饱,我再命人做点来。”
方绝摇摇头,狐疑地看着身旁殷勤的赵紫雅,缩了缩身体,口齿不清地道:“饱……饱了……”
“昨夜你昏倒在我府邸的门口,是福生叔叔发现了你,你昏迷不醒,我们救你回来的。”赵紫雅开门见山,先把自己搭救一事说出来,抬高身份,又施以援手,让方绝有欠人救命之恩的感觉。
方绝果然回想起来,这才感激道:“谢谢姐姐救命之恩。”说完,又想起了四象真人,于是迅速回到床上收拾准备离开,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焦急万分。
“可是在找这个?”赵紫雅拿出玄天神剑来。
方绝快速抢夺过来,抱在怀里。
“大胆!竟敢对小姐如此无礼!”福生大喝一声,就要发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