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哈利波特师兄全文阅读

哈利波特师兄

哈利波特师兄

作者:久久谣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7 01:15:07

下载:

人闻武阳侯,人中显贵,活阎王,能文能武,军功赫赫,一副皮囊又是上天所眷,浑然天成的仙骨俊逸,若论这男人的缺点,唯独两样:嘴巴刻薄,脾气臭。如小苒,如统领府上不修边幅的小丫头,读书不用功,鬼点子一大堆,若说优点,唯独两样:生得娇俏可人,又有狗胆包天。原本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两种人,被指腹为婚的戏言捆绑在一起。人说青梅竹马,这两位是阎王与小鬼。若说武阳侯喜欢这小丫头,男人可不这么认为,嫌她烦都来不及;若说不喜欢,天塌下来,也替她顶着。原本的男人,一张刻薄嘴,冷淡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分分钟能将小丫头吓懵。现在的男人,媳妇生气要哄,媳妇惹事要护,还得熬夜帮媳妇赶功
哈利波特师兄全文阅读 人闻武阳侯,人中显贵,活阎王,能文能武,军功赫赫,一副皮囊又是上天所眷,浑然天成的仙骨俊逸,若论这男人的缺点,唯独两样:嘴巴刻薄,脾气臭。如小苒,如统领府上不修边幅的小丫头,读书不用功,鬼点子一大堆,若说优点,唯独两样:生得娇俏可人,又有狗胆包天。原本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两种人,被指腹为婚的戏言捆绑在一起。人说青梅竹马,这两位是阎王与小鬼。若说武阳侯喜欢这小丫头,男人可不这么认为,嫌她烦都来不及;若说不喜欢,天塌下来,也替她顶着。原本的男人,一张刻薄嘴,冷淡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分分钟能将小丫头吓懵。现在的男人,媳妇生气要哄,媳妇惹事要护,还得熬夜帮媳妇赶功 br以后的日子:烦人多过可爱! 再之后:烦就烦吧…随便了… 再再之后:怎么不来烦他了… 若要回想究竟是何时开始喜欢这个小丫头,秦邵陌是记不得了,只知道从很久以前,他早已视她为自己未来的夫人… 清风掠过窗台卷来丝丝春意,萧树寒泥中正孕育着不久之后的又一轮春馥暖飔… b最新网址: ;

哈利波特师兄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百花饴糖
广州
2024-02-24 20:44:25
《是你想成为的大人吗》给我的感触太深了,年少渴望的成人原来也是这般平淡,回首初衷,你最终成为了你当初想成为的大人吗?
咩咩咩🐑11🎡
广州
2024-02-24 03:42:40
哈利波特师兄《下个路口见》,经典果然是听不腻的呀~虽是老歌,很多元素却意外和现在的冬奥很搭呢喜欢黄子韬的新歌 wuli韬韬总是走在时代的第一线 出新歌致敬冬奥 太有意义啦
咩呵啊
广州
2024-02-23 22:54:48
乱小说伦目录檀健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格局大了,水准也很高,感觉晚会一开始新年的气氛就拉满啦!著名歌唱家张也老师与原创音乐人蔡徐坤 再度携手,以赤子之心,歌唱伟大祖国。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爱心]2022年以及以后的每一年,都是如此[呲牙]
考试复习了吗
广州
2024-02-19 10:43:57
丁真小哥哥感觉有点拘束哇,不过笑得还是很纯真,在娱乐圈呆了几个月也没有变鞠婧祎在1时22分28秒看到张同学的故事,不禁想感慨自媒体的发展真的给了好多人可以记录自己展现自己的机会,看到大家都能有这么一个机会从生活走上舞台,让更多人看到更不一样的人和世界,真的蛮不错的!
三年.857
广州
2024-02-19 10:10:38
[爱心][爱心][爱心][爱心]是最新版的默片吧!!每次舞台都有新的小巧思 一整个爱住了 他是舞台艺术家吧![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实在是太懂得怎么样去运用一些节奏来让大家沉浸在歌曲的氛围里,此刻我就是最幸福的人[应援]
簡陽Regina
广州
2024-02-13 07:53:58
李宇春的“下个路口见”,我直呼爷青回!这么多年来还是这么好听~新的一年祝大家都能遇到下个路口见的那个TA吖![爱心][爱心]
三年.857
广州
2024-02-09 08:20:00
哈利波特师兄李玉刚,每一首歌经典听了一遍又一遍《再见》被万茜的歌声惊艳到了!解锁不一样的摇滚范![爱心][爱心][爱心][爱心]是最新版的默片吧!!每次舞台都有新的小巧思 一整个爱住了 他是舞台艺术家吧![大拇指][大拇指]实在是太懂得怎么样去运用一些节奏来让大家沉浸在歌曲的氛围里,此刻我就是最幸福的人
簡陽Regina
广州
2024-02-04 20:43:09
哈利波特师兄龚琳娜老师可以驾驭各种曲风啊,这超高嗓音一出来我就起鸡皮疙瘩了,小时候听的“忐忑”和“法海你不懂爱”还深深刻在心里,这下又被“北风吹 战鼓擂”洗脑了😅
贝贝宝贝~
广州
2024-01-30 00:53:31
交响乐版赤伶破防了,本来就一直爱这首歌,简直是国风和西洋乐的完美融合,更有感觉了~春春真的是超级女生里面最喜欢的一个人了!她真的坚持了自己的梦想,唱出了自己的风格,无可替代!
我滴宝⭐
广州
2024-01-29 08:39:47
黄子韬的舞台布置好好看!让我想到海边的感觉,新年要到了,希望我也能永报希望!分会场,金志文冰雪新天地,沉浸式冰雪舞台太惊艳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哈利波特师兄全文阅读:如小苒战战兢兢地坐在秦邵陌健阔的怀内,像是受伤的鸟儿被猫擒住,只能等死。
“秦哲!”
头顶突然传来男人低沉的厉喝声,吓得小丫头身子一颤,男人摁住她腰间,这才没摔下去。
然而腰间的这只大手对如小苒来说,简直是掐着她命门的阎王爷。
只要男人再吼这么一次,她那小心脏立马能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秦哲进屋。
“伤药拿来。”男人又说。
秦哲先是一愣,敏锐的眸光很快发现如小苒手上的血,手心下的那片衣衫早已晕染出一朵朵红艳的梅花。
见此,秦哲迅速掏出了药膏递给他主子。
从小摸爬滚打伺候秦邵陌,伤药可是秦哲的必备保命之物。
看着少夫人‘羞怯怯’地坐在他主子怀里,不用侯爷再吩咐,秦哲红着脸,很快识相地出了屋子,又轻轻阖上了门。
他心中暗喜,不断夸赞自己眼力,心想,这些年还真没看走眼!一声一声的‘少夫人’也是没白叫!
想成为‘武阳侯夫人’的女人很多,如小苒虽有婚约,却在众多美人中不是最漂亮的,家世也是一般,但是生命力却是足够顽强!
先不说这位少夫人从小如何被侯爷种种折磨,百炼千锤。就说今日,少夫人逛伶人馆被抓,竟然一点没受罚,才多久功夫就坐到了侯爷的蟒袍上。
啧啧啧,秦哲觉得,这位‘少夫人’的地位真是稳如泰山。
如小苒心里早就慌得万马奔腾。
“我来!呵呵,侯爷,小的我自己来就好了。”
小丫头知道这药膏是给她涂手伤的,即刻伸手去取,身子也随着要跳下来,男人扣住她腰间,暗沉的眸子瞪了她一眼,瞬间灭了她的想法。
“坐着别动。”男人低喝。
“是是是,不动,绝对不动!”
如小苒咽了咽唾沫,后背僵直,大有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男人环抱住她,看了看小丫头右手掌心,伤口狭长,鲜血渗出早已将手心染红。
小丫头在他怀中避无可避,那带着男人体温的苏合香气味淡淡传来,若是别的女人,早不知醉了几回,然而这熟悉的气味对如小苒来说却是炼狱,一桩桩,一件件,被这男人‘折磨’的童年往事接踵浮现在她脑海里。
她怕他,刻在骨子里的怕。
“嘶……”
男人带着药膏的指腹刚刚触及伤口,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掌心传来,疼得她身子一颤,倒抽一口凉气,不稳间倒向秦邵陌胸膛,好在小丫头反应快,左手摁在男人结实的胸脯上,这才没整个人都栽进去。
随后一阵寒意迎面袭来,秦邵陌泠冽的眸光像是厉声责问:谁许你乱摸的。
“对…对不起。”
她抽回左手。
如小苒并不知道,刚才那一声不经意的呻吟,落在男人耳里却成了一种挑逗。
秦邵陌冷冷觑了她一眼,小丫头疼得樱桃小口紧抿,乌眸隐隐含泪,就连纤长的睫毛也如润了水一般,莹莹泽光,楚楚可怜,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动心。
秦邵陌自然是男人,刚才被她摁住的胸口,像被小猫挠了一般,微微一悸。
再加时时有靡靡欢爱之音传入这雅间,将屋内的暧昧与旖旎堆到了极致。
秦邵陌虽然是男人,却更是个不讲道理的主,他凤眸微狭,冷漠地威胁,“你要是再敢叫出一声,我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疼。”
闻言,小丫头连连颔首,死死咬住左手衣袖,一来是以免自己不小心叫出声,二来是控制手不再乱摸。
她深知,这位阎王说得出,做得到!
“说吧,为什么来这里?”
男人一边涂药,一边像审犯人一般问她。
为什么?要说是帮女鬼跑腿赚点银子,他会信吗!
不待小丫头思忖,又一阵锥心的刺痛传来,是男人不悦她迟疑的惩罚。
这哪是好心涂药,分明就是用刑嘛!况且这么多年来,这位天煞的阎王,什么时候好心过!
小丫头越想越气,恨不得直接骂人,但是求生的本能告诉她得赶紧回答。
“就是进来看看,好奇而已,呵呵。”
“好奇?”男人音尾上扬,似信非信。
“嗯嗯!以后不来了!绝对不敢再来了!!”
“进来都干了些什么?”
“什么都没干!就是叫容修弹了一曲!仅此而已!”
“容修?”
“嗯嗯!就是刚才那个伶人。”
“嘶……”
刺痛来得猝不及防,如小苒没来得及捂住嘴就叫了出来,看着男人微微泛红的眸底,小丫头赶紧捂住嘴巴,拼命摇着脑袋,告诉他:下次一定不敢再出声了!
男人冷冷瞪了她一眼,随后修长的手指在小丫头柔嫩的掌心匀了匀药。
“这种地方来过几次?”男人再次审讯。
“第一次来!绝对第一次!”
如小苒偷偷看了一眼手掌,伤口大半已经被抹了药,她略舒了心,但是看到还剩小半的血口没涂呢,小心脏一下又炸了。
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呀!这位阎王一脸冰冷,根本猜不出什么时候会怒,什么时候会喜。
“我不在的这三年,看上了哪家的男人?”
“没…没有啊!我哪敢呀!我爹不打死我呀!”
小丫头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她恨恨地心想,说得好像她非常饥渴,成天要找男人似的,她虽不爱惜自己脸面,也不会这般浪荡。
说来说去,还是三年前的那件事,难免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不正经的女人,做出这等打他脸面的事,啧啧啧,小丫头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若是不跑,今后的命运会有多惨。思此,她又想起了那个黑衣人,恨不得即刻找出他,大卸八块了!
“怎么?你这眼神是要吃了我?”
“不是不是,刚想事呢,入神了…呵呵。”
为了保命,小丫头又投出了最乖巧的笑容。
“从今往后给我安分点。”男人的声音突然温和,沉稳又磁性,让人听了一阵酥麻。
“好的!绝对安分!非常安分!”
如小苒信誓旦旦保证,双眸闪着坚毅的光,像是雄赳赳的小雏鹰。
见此,秦邵陌薄唇微扬,勾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将原本俊美绝伦的五官染上了一层让人无法抵触的邪魅性感,孤傲深邃的凤眸也化去了冰寒,融成神秘而温润的流光。
余光瞥见男人唇末转瞬即逝的一抹笑,如小苒莫名热血翻滚,面颊也像是被这股热血点燃一般,红成了一片,今晚饱经风霜的小心脏,此刻竟然扑通扑通跳得强劲有力。
若是男人再靠近那么一点点,或是再这么浅浅笑一回,她估计会即刻鼻血瀑流,一命呜呼。
如小苒承认,秦邵陌是她认识的男人中最好看的,也是最诱人的,即便如此,她对他,除了敬与畏,从来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
男人在小丫头的腰间取了绢帕,轻轻盖住伤口,慢条斯理地打了一个工整的结。
小丫头见到男人指间薄薄的一层茧,这样一双常年拉弓握剑的手,此时却是如此细腻而温柔,不禁觉得,那被男人指腹触及的伤口,正渐渐生热,疼痛感也逐渐消失了。
“等本侯忙完了这一阵,会去如统领府上提亲。”
男人冷不丁的这句话让如小苒炸了锅。
“什么?!”
她吓得从秦邵陌身上跳下,刚有些愈合的伤口因为突来的举动再次裂开,疼得她掐着手臂,不敢叫出声,只能死死咬住下唇。
“怎么,你不乐意?”
男人凤眸隐怒,面色再次阴沉,他起身走向如小苒,捏住她下颔,阴恻恻地问,“莫非,你还想着李廷那小子?”
小丫头巴掌大的小脸蛋被秦邵陌霸道的大手捏得生疼,她哪敢反抗这位主,只能含泪隐忍,“我…没有…”
“如小苒,你可别误会了,娶你无非是带回去当个摆设,也算履了家父当年的诺言。你若是听话,本侯自然不会亏待你,若是还这般不守本分,本侯定不会轻饶了你,落在我手里,可不是一顿鞭子那么简单。”
男人眸光凌厉,寒如利刃。
“侯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小的绝对听话!绝对本分!”
眼见小丫头乌黑的眸子含着泪光,那丹果般的下唇已被咬得煞白,男人动了恻隐之心,这才松了指间力道,拇指指腹缓缓挪到小丫头那两瓣娇嫩的柔唇,男人冷淡回了一句,“明白就好。”
片刻后,传来‘吱嘎’一声,秦邵陌开了雅间的门。
开门的瞬间,如小苒再次看到了对未来的希望,她竭力克制住这份喜悦,佯装乖巧地跟了上去。
“侯爷您是要走了吗~”敏锐的老鸨飞快赶来,贴着最专业的笑脸。
“这伶人馆开了多久了?”
“回禀侯爷~有两年啦~”
“关了吧,本侯不管你背后有谁撑腰,如若明日还敢开门,全部押入大牢。”
如此冷淡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天底下也只有秦邵陌了。
老鸨讶然瘫落,思忖许久都想不出,今日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位阎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