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邪御天娇小说全文阅读

邪御天娇小说

邪御天娇小说

作者:邪锋浅见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5 23:07:28

下载:

净世法则降临,诸神历劫,天道重塑。一切推倒重来,宇宙生灵,不甘人后,竞相角逐。诸神不甘就此毁灭,盗尽天机,护一缕神魂不灭,心心念念,历亿万年谋划,只为重回天地。
邪御天娇小说全文阅读 净世法则降临,诸神历劫,天道重塑。一切推倒重来,宇宙生灵,不甘人后,竞相角逐。诸神不甘就此毁灭,盗尽天机,护一缕神魂不灭,心心念念,历亿万年谋划,只为重回天地。 “我决定跟一众谪神杀上天去看个究竟。”元宸不再纠结与群魔合作一事,之前虽说是受到胁迫为了心里在乎的人而不得不为,下这个决定也只因感觉到千落虚影不会长时间留在人间。若能获得自由穿梭于人神两界的力量,最起码想看‘伊夕’的时候可以去看看她。 “我随你一起吧。”千落虚影嫣然浅笑道。 “好。”元宸颔首道。 蓦然,一阵轻微的波动

邪御天娇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izhy.Ethan
广西
2024-02-20 12:39:50
汪苏泷加油💪人间理想汪苏泷5颗星给gai周延的[爱心][爱心][爱心][爱心]好爱汪苏泷[色]容祖儿你是我唯一的姐[玫瑰花][玫瑰花][玫瑰花][玫瑰花]
若寒宝贝哦
湖南
2024-02-20 06:07:00
邪御天娇小说来看汪苏泷和小鬼啦,元气满满的[应援][应援][应援][应援]胡海泉和周深怎么没来呀,最喜欢他俩这期确实新世界挺厉害 但是我还是喜欢张碧晨 张靓颖 期待这两大ost女王的合唱 下期看了最后几秒的预告 胡彦斌这组阵容歌单都出来了[捂脸笑]胡彦斌张靓颖如果你也听说,张碧晨汪苏泷亲爱的那不是爱情,于文文吉克隽逸你要的全拿走,这预告告诉我 王赫野下期估计没上
wanghang_qq1917
广东
2024-02-17 23:00:28
乱小说伦目录好期待伯远弟弟的舞台,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棒棒哒棒棒哒棒棒哒棒棒哒。这小鬼谁啊,说话那么装为了希林而来,期待她的舞台[爱心]
弓長士申木....^O^
福建
2024-02-16 03:52:26
容祖儿汪苏泷yyds!希望下一季有邓紫棋!吉克隽逸🉐声音太好听了汪苏泷真的好牛啊 👍于文文太酷了期待伯远!喜欢于文文的舞台
2404079550
广东
2024-02-14 11:05:44
小鬼王琳凯我来了支持小鬼加油👏[应援][应援][应援][应援][应援][应援][666]吉克隽逸的技巧[大拇指][666]
弓長士申木....^O^
福建
2024-02-10 08:12:40
来看于文文法师出来点评一下胡彦斌太牛了汪苏泷汪苏泷[色][色][色][应援][应援][应援][应援]为看于文文而来[色][色][色]
小野兽li
山东
2024-02-06 08:17:32
邪御天娇小说张靓颖[色]于文文盖哥牙黄泰裤辣!!泰裤泰裤辣泷泷[应援][应援][应援]泰裤辣终于有gai39分钟瞎搞这么短?
cc钮钴禄
广东
2024-02-01 23:54:31
邪御天娇小说不可爱就13分钟?周延正经起来情商智商都在线汪苏泷[色][色][色][色][色]张靓颖[应援][应援][应援][应援][应援]
陈赫
成都
2024-01-27 23:10:35
张靓颖[色]小鬼张靓颖汪苏泷张靓颖[爱心]普通老百姓听不懂,反正就是不喜欢,因为不好听啊会员还有专属广告!#邓超连线五哈的朋友们#这个草率的节目草率地结束了,这一路下来,走过最长的路就是节目组的套路。@超 @鹿 这贼船,咱下一季还来吗?
黑白交织w
成都
2024-01-24 12:39:29
眼睛有问题吧?都斜了肘部都抬起了而且三只手这搞什么太欺负王勉了吧…而且猜拳就是王勉赢了哇#鹿晗陈铭乱点鸳鸯谱#有一说一,这段看的我整个人黑人问号,我不知道是不是剧本安排,为了节目效果还是怎样,在我看来好像并不是。虽然所有人都在哈哈哈哈哈,但是站在王勉的角度,简直就是大型社死现场不是吗?也不问人家愿不愿意,一通乱点,越说越过分,到最后还非要让人家下车。不是谁的粉丝,但是真的觉得王勉来的太不值得了,在这个节目里全程镶边各种卑微,真的迷惑(杠就是你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邪御天娇小说全文阅读:最新网址:月明风清,惊鹊鸣蝉。
夏日的夜,卧看星辰,把酒临风,花好月圆,岁月静好。
“老头!白天下地,晚上喝酒,饿了吃,困了睡……如此无忧无虑,这小日子,这般可好?”
这时一张清脆稚嫩的童音在白发老者耳边响起,老者半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一只皱巴的手轻扇蒲扇,好不悠闲。
“呵呵……”老者轻哼,微仰脖颈,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继续享受着,全然不顾一直等待他答复的三岁孩童。
“你认为哪不好?”良久,老者才回答。
“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孩童秀气的双眉微蹙,一双清亮的眸子若有所思,却满眼迷惑。
“我看你是吃饱了,没事可做了。”老者一脸慈祥地看着眉头紧皱的孩童,训斥道。
“你是说人吃饱后,得找点事做?做什么呢?”孩童一双眸子此刻出奇的亮,隐隐含光。
“是啊,做什么呢?”老者幽幽长叹,一双深邃的双眼紧紧盯着天上的明月出神。
“你倒说呀!怪老头!”孩童急切地呼唤道。
“你废话真多!回屋看书去!”老者不厌其烦,厉声呵斥道。
孩童努了努嘴,意兴珊阑,娇小的身子滑下摇椅,迈着小脚丫子走进小木屋。
“人是该找点事做……可惜了……”老者看了一眼亮着烛光的小木屋自言自语,言语间似有惋惜、遗憾、空虚……幽幽一叹,百般滋味。
旭日初升,鹊惊枝头,又是单调乏味的一天。
“老头,我出去逛逛,饭前回来。”小男孩放下碗筷,起身,打了个招呼,头也不回地走出简陋的院子。
“你要是身怀灵根,能修炼,这该多好。”老者看着小男孩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小河弯弯,绿草如茵,两岸繁花点缀,风光优美,景致迷人。
“要是能飞,多好。”小男孩寻了块草坪,翘着小腿,看着天上自由飞翔的雄鹰,双眼满是羡慕。
翅膀确实能带人去到更远的地方,飞上更高的地方看不一样的风景。
小男孩张开双臂,闭上双眼,幻想着自己就是那雄鹰。
“小木头,你在这啊。”这时六个四五岁左右的孩童围了过来,一脸好奇地看着躺在地上挥舞双臂的小男孩。
“小个子,小胖子……再强调一遍,我不是木头!”小男孩一一叫出这些孩童的小绰号后,站起来大声吼道。
“谁说不是呢,谁跟你一样,一站就能站半天,跟杵着的木头没什么不同嘛。”小个子嗤之以鼻的说道,其他小伙伴纷纷颔首,表示同意。
“我在想事情,说了你们也不懂,算了。”小男孩把头偏向一边,不理会这六个小家伙。
“别闹了,咱们捉兔子去。”这时小高个提议道。
“你们两个去那边,你们两个到那边去,你们两个到另一边去,一会大家都向兔子靠拢。”小男孩指手画脚,指挥着六个小家伙围捕兔子,俨然有几分领袖风范。
七个小男孩轻轻迈着脚步向被驱赶到石壁下的野兔靠拢,小兔子瑟瑟发抖,趴着不动。
“扑!”小男孩一声令下,另外六个小男孩齐齐扑向兔子。
“哈哈……看你往哪逃。”兔子突然一跃,让六个小男孩扑了个空,不巧却被这个三岁孩童凌空一把揪住了双耳。手脚之灵活,全然不像三岁小孩。
“你为什么不扑……”六个小男孩吐掉小嘴的草,指着提着兔子的孩童指责一顿。
“我叫你们扑,你们为什么扑?”小男孩倒打一耙,还理直气壮。
“就你机灵……”另外六个小男孩觉得自己似乎又被小木头给耍了,无可奈何。
“兔子归你们了,没意思。”小男孩将兔子交给六个小伙伴,席地而坐。
“挺好玩的,只有你才会觉得没意思。”小六子逗着小兔子玩,甚是开心,瞥了一眼坐在地上发呆的小男孩说道。
“我回去了,你们玩吧。”小男孩看了一眼被六人拉扯的小兔子一眼,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玩的,转身迈着小短腿便走。
“这小木头……真是块木头。”
“算了,这怪小孩,跟我们玩不到一块去。”
蝉鸣树梢,清脆嘹亮。风吹金稻,喜送丰收。
元宸独自一人,迈着脚丫子,行走于青山绿水,诗画田园间,一双纯净的大眼睛看一切都是那么新奇。
“小元元,你家里来人了。”村妇看着清秀可人的元宸,淳朴善良的脸上一片和蔼可亲。
“谢谢,小胖婶。”元宸打过招呼,加快了脚步往家里赶。
“小胖……婶……这孩子……真不会说话。”村妇显然很不喜欢这个称呼,脸色顿时由晴转阴。
“人家小孩没说错话,谁叫你是小胖的娘。”膀大腰圆的庄稼汉子憨厚一笑道。
“这孩子……没爹没娘的……哎。”看着聪明伶俐的小男孩,村妇惋惜叹道。
淳朴乡间,田园山水,男耕女织,甚是逍遥。
元宸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自小就被一个不知要到何处去的怪老头收养。乡里人不知道这一老一少是什么来历,只觉得此二人与众不同罢了。
“怪老头!我回来了。”元宸看到小木屋,加快了脚步。
“你们是……”元宸清凌凌的眸子扫过院子,并不见那老头的身影,只见两个着装与众不同的年轻人。乡间村落,大家穿得都很朴素,此二人与这里的所有人与众不同。
两个年轻人对视一眼,看了看突然出现的小男孩,双眼似乎闪过如释重负的眼波。
他们师兄弟二人奉师门之命,下山寻找五岁以下的孤苦幼童,眼看期限将至,二人却一无所获。偶然间路过这间小木屋,他们发现这里有修炼者留下的痕迹,摆下的聚元阵根本就启动不了。兴许是这人修为不够,连一个简单的聚元阵都开启不了。
师兄弟二人一无所获,只看到桌上留下的一行字和一个寻常至极的戒指,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小元宸,爷爷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这枚戒指,就当留个念想。”这是怪老头留下的字,平平无奇。
“你叫元宸。”
“以后只有你一个人了,可愿意跟我们走。”
师兄弟二人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小男孩,全然不知这几句话的含义。
元宸走进小木屋,看遍每一个角落也不见那个怪老头,一时间心里涌上一股难言的滋味。似乎很难受,眼眶热热的,似乎有热水在打转,这是元宸从未有过的感觉。
师兄弟二人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孩童,微微摇头。
“好。”元宸就说了一个字,简单干脆。最新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