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22txt.net 排行榜推荐榜

声色犬马之地全文阅读

声色犬马之地

声色犬马之地

作者:屈清欢

类别:全文阅读

状态: 连载中

动作: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 2024-02-27 01:00:23

下载:

【【2019云起华语文学征文大赛】参赛作品】“帝尊,帝后说皇宫太丑了,要拆了重建...”“那你还在等什么?”“帝尊,帝后说想要那颗被供奉了十万年的西海珍珠做钗...”“还不去拿,别让她等久了。”“帝尊,帝后说人间风流才子多,她要下凡撩着玩...”“叶明欢!你的腰不想要了?!”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帝尊一把搂过面前笑得正欢的女子挑眉威胁道。自这位帝尊少时在那颗海棠树下遇见她,她就永远被刻在了他心上,千宠万爱。千难万险,风起云涌,变幻无常。她本是世家贵女,天纵奇才;他原是尊贵太子,锦衣玉食。
声色犬马之地全文阅读 【【2019云起华语文学征文大赛】参赛作品】“帝尊,帝后说皇宫太丑了,要拆了重建...”“那你还在等什么?”“帝尊,帝后说想要那颗被供奉了十万年的西海珍珠做钗...”“还不去拿,别让她等久了。”“帝尊,帝后说人间风流才子多,她要下凡撩着玩...”“叶明欢!你的腰不想要了?!”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帝尊一把搂过面前笑得正欢的女子挑眉威胁道。自这位帝尊少时在那颗海棠树下遇见她,她就永远被刻在了他心上,千宠万爱。千难万险,风起云涌,变幻无常。她本是世家贵女,天纵奇才;他原是尊贵太子,锦衣玉食。 大婚的日子,便是他们初遇的日子。 今日叶明欢起的很早,焚香沐浴,而后便是更衣梳妆。 她的喜服是凌玄澜亲自画的图又给了尺寸再让最顶尖的绣娘做的。叶明欢很好奇他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尺码的,一问他,他边说是他抱自己时偷偷量的。叶明欢听此,脸一下子就红了。但又被凌玄澜嘲笑一番都要成婚了还这么害羞,以后可怎么是好。 叶明欢一边换着喜服一边想

声色犬马之地最新章节阅读

最新评论2222+
用户49cf22c400707
上海
2024-02-25 08:45:18
太假了出这么多汗不洗澡吗4个鬼子,轮流看着对方被挨揍枪,木头的没人在看吗所有抗日剧穿小日本衣服进日军军营如入无人之地一样
兔宝贝刘津昊123
山西
2024-02-20 21:48:58
声色犬马之地好看日本鬼子傻啊,看到人不知道开枪,非得等敌人先开枪喜欢里面的主角爱看不错不错从唐诡来的好看超级好看不错值得一看,有意义有故事的古片情剧…
༺།༼࿄࿆过客࿅࿆༽།༻💝
福建
2024-02-20 19:45:41
乱小说伦目录看名字都很喜欢,一定要看呐超级喜欢她和候明昊主演的寒武纪好看好看[应援]好看的古装剧之一好看[色][色][色]我擦 这电视剧有多少集呀?
A 💋娟子
江苏
2024-02-15 07:27:08
唐诡来的好看看着还行。喜欢超级喜欢她和候明昊主演的寒武纪真好看[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应援][应援]喜欢女主
用户6aaeb832
河南
2024-02-12 23:05:59
这部剧拍的真心不错可以啊其实我觉得他们两个的戏份的话,可以一起拍的,要是是一部戏里面的会更好分明就是耿耿余淮剧组嘛
Lyx晓旭
江西
2024-02-11 05:04:04
这是英语哈哈哈哈哈我的高中,也是03级,可是种种原因,一地鸡毛!这不是天才基本法的地方吗?就是培植的家。我更喜欢最好的我们,贴近我们的高中生活,为成绩烦恼怎么学习也不能提高、同桌闹矛盾、班级活动,处处可以看到我们高中生活的影子。最好的我们主要写学校,你好旧时光写的社会的事情比较多。
欠欠真欠欠
辽宁
2024-02-09 20:16:54
声色犬马之地看完这么多年来重温潘主任第4遍想来见见见夏和李燃太好了舅妈舅舅舅妈真好想看李燃想看李然我也没妈妈啦 有事不知道跟谁说
江上公仔
湖南
2024-02-03 02:44:08
声色犬马之地死啦姨娘断了亲 我的姥姥家人 真是说到做到来看李兰迪的![应援]25岁的我每天都想回到15岁123班才是重点班吧
sea aster
安徽
2024-01-31 13:12:03
感觉女主就是余周周本人,没有演绎的痕迹!未来可期来看咯还是喜欢林杨余周周组合,张新成李兰迪[爱心]振华三部曲是《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枳生淮南》
追星星的豆豆
安徽
2024-01-30 22:54:35
你们那的我看三遍了,太喜欢了再刷那些高材生都是理科生吧,文科感觉没有理科就业前景好热搜过来看余周周我我我[应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声色犬马之地全文阅读:天终于亮了,叶明欢在整个后半夜都是用法力维持着自身不倒下去。现在,她可以说是精疲力竭。终于,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叶府的老管家李伯,还有一直照顾自己的侍女湘玥如玥。李伯扶起叶明欢,可叶明欢的腿已经僵了,甫一站起,就一个趔趄向前栽去。幸而湘玥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叶明欢,而如玥从袖口里拿出银针,在叶明欢腿上扎了两针,她这才能够勉强站立。
几人将叶明欢扶回房内,湘玥打了水给她擦拭了身体,如玥早已煎好了药给昏昏欲睡的叶明欢服下。喝完药,叶明欢再也熬不住,昏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是正午,她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哼哼了两声。如玥见她醒了马上上前给她诊脉。见她脉象平稳才舒出一口浊气。
“我爹来过了吗?”叶明欢依旧有些赌气的问道。“没有。”如玥回答道,又去给她倒了杯茶。“啊?他以前不是每次罚完我,就跑过来偷偷看我吗?”叶明欢奇道。“小姐,你这次,真的说的有些过了。”如玥将茶水递给叶明欢,语气里微微有些责怪。
“为什么啊?”叶明欢眨了眨眼睛问道。“我虽不曾跟您进到宴会里,可是到了昨日下午,您说的话,整个皇城都传遍了。你说,宫里那位能不知道吗?”如玥顿了顿,站在叶明欢床边语重心长道,“您这话,虽是帮颜小姐解了围,但是也透露出您仗着军功自傲。咱们这位帝尊,猜疑心重,最忌讳居功自傲的人。老爷今日一大早就去宫里负荆请罪了,现在还没回呢。”
如玥说着说着就叹了口气,“老爷这么做,都是为了您。他先处罚了您,再上报帝尊,帝尊也不好再让您进宫接受处罚。这样您就不能去宫里请罪了。老爷这么做,都是为了维护你的自尊心。他知道,您一向傲气,是不愿向人低头的。”叶明欢听完她说的却沉默了。她半晌没有说话,良久后,才喃喃道,“是我,太任性了吗?”
她抬起头,面上早就没有了赌气的表情,而是变成了自责和内疚,“如玥,我以前,是不是太任性妄为了。我的错,为何要爹爹受罚。”她说完,一鼓气,掀开被子下床,“我要亲自进宫请罪,不能让爹爹代我受罚!”
可她刚一下床,背上的伤口就又裂开了。她立马捂住背,倒吸了一口气。如玥刚欲开口劝她不要去,门就被人推开了。“好啦,躺下吧。你不用去了。”叶邶川从门口走进来,脸上半是心疼半是责怪。“爹爹,你没事吧!”叶明欢见他进来,立马跑上去迎他。又在他身边转来转去,看他有没有受伤。
“没事。”叶邶川摸了摸叶明欢的脑袋,“帝尊大度,没有怪罪。还说你是真性情,他很欣赏。”叶明欢这才舒出一口气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叶邶川听此倒是笑了两声,“我家的小魔女居然还有怕的时候?”叶明欢顺着他的话说到,“是呀,怕死我了呢。爹爹,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叶明欢拉着他的手臂撒娇道。
“好啦好啦,你好好休息吧。”叶邶川拍了拍她的手,“但是,明欢,以后若有真欺负了你。你也不用害怕,尽管保护自己,爹爹给你撑腰!”叶明欢听此,知道爹爹对她很是爱护,笑得更开了,“嗯!爹爹,我知道啦!”叶邶川看着女儿明媚的笑脸,心情也大好,笑着出了门。
到了晚间,叶明话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似是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她问道,“如玥,你是最了解当下情况的,你可以给我讲讲,现在的形势吗?”如玥听此,愣了愣,问道,“姑娘怎么突然想听这些?”
“我想了想,”叶明欢用双手托着下巴,眨了眨眼道,“我如今,也有4300岁了。这放人间已经快及笈了,也不能说是小孩子了。可我如今,还在给爹爹惹麻烦,这很不好。所以,我想知道,如今这天下到底是什么形势,我们仙界是什么形势,这样,我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她认真的看着如玥,“我自出生起,就没了娘,这些年全靠爹爹护着。可是,爹得终究不能护我长久,也不是事事时时都护着我。我总要自己学会保护自己的,对吗?”如玥点点头,“姑娘说的很对,那如玥就给您讲讲,当今形势。”
“如今,三界之中,人间归仙界掌管,魔界和仙界一直都是对立面,自祖辈以来,大战没有,小战不断。始终都没有分出胜负。魔界如今新君登基,如今虽还摸不清这位新君的脾性,但是根据传闻和线报,这位新君也不是个善茬。”
“而仙界,朝堂之上就更混乱了。朝臣表面上都效忠于天帝,但天帝早年做了许多年太子,也很多年没有子嗣,如今年岁也大了,身体也不如从前。如今,出色的儿子,只有太子和大皇子两位。而太子的生母,天后,出身贵族但不受宠,她的弟弟,江荣丰是当今首辅,也是如今的肱骨之臣,是太子一党的重臣。而大皇子的母亲,颖妃才是天帝的宠妃。但颖妃出身低微,大皇子没有外戚可以依靠。但是,朝中还有几位老臣,却十分拥戴他。”
“为何?”叶明欢有些奇怪,“难不成,这个大皇子有什么特别的筹码?”“是。”如玥点点头,“太子若登基,整个朝堂便都在江家的控制之下,毕竟太后身体还很好,外戚的权利很难根除,其余几位重臣便会被无限打压。而大皇子不一样,若他登基,朝堂便不会在一家手中。这几位重臣就还是能在朝堂之上分一杯羹,保住自己的家族和地位。是以,朝堂之上分为两派。”
“那我爹爹是哪一派?”叶明欢问道。“老爷哪一派都不属于。”如玥瑶了摇头。“哦?为何?”“因为老爷坚信,朝堂不会是一家的朝堂,也不会是几家的朝堂,而该是仙界的朝堂,天下人的朝堂。”
如玥叹了口气,又道,“所以,这也是老爷最难做的地方。叶府是世代将门,地位高,话语权重。若能被其中一派招揽,那对于这一派便是天大的喜事。若是出了事,还能有人出声帮腔。但若是面对两派招揽,我们持身中正,不偏不倚,再加之我们的地位,那两派便会觉得我们是最大的威胁,最不会听他们话的威胁,就会面对两派的孤立。若是被揪住错处,便会孤立无援,甚至被火上浇油。”
“所以,这就是爹爹一直以来小心谨慎的原因吗?”叶明欢看向窗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可是我觉得爹爹做的多。身为臣子,理应如此。”“那颜家呢?他们家站哪一派?”叶明欢又问道。“如今,颜家老爷子还在,他和老爷一样,哪一派都不支持,也哪一派都看不上。也不支持朋党之争。但...”如玥顿了顿,看向叶明欢的眼神有些犹豫。“继续说。”叶明欢道。“但颜家的世子,却偏向太子一党。”如玥小心翼翼道。
叶明欢听完,点了点头,没说话。如玥看了看她的表情,似是又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不该开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叶明欢用手指敲打着脸颊,“你是担心影响我和颜姐姐的感情。“她顿了顿,放下手,又认真的看着如玥道,“颜姐姐是颜姐姐,颜叔叔是颜叔叔。我和颜姐姐的关系,不会被任何人影响的。”
晚风从窗口吹进,吹卷起少女的秀发,激荡起一阵清香。月光洒在她的脸颊上,映出她眼中无比的认真。每个人都走在成长的路上,在这个平凡的夜晚,这个曾经骄矜的少女褪去了身上多余的骄傲,而用冷静和睿智装点着自身,毕竟这才是一个女孩最好的饰品。